3vepj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第四五七章 又洞房(日萬求賞!)-fhfsj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房间里面。
朱由校看着布木布泰,直接坐到她的身边说道:“你很害怕。”
虽然脸上被蒙了盖头,但布木布泰还是松了一口气。
没有看到眼前这个人的模样,但是听他说话就能听得出来,这个人就是那个大明的皇帝。至少在他的身边,能让她放心一些。虽然接下来的事情她还是有些害怕。
布木布泰说道:“陛下来了。”
自从事情敲定以后,朱由校就发现了,大玉儿对他的态度转变了很多。态度上不但友好了,也变得顺从了。
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不是吗?
朱由校笑着说道:“是啊,朕来了。”
说完这句话,朱由校伸手将布木布泰的盖头揭了下去,开始上下打量起她。
说实话,一个十岁的小姑娘,虽然是一个准美人胚子,但朱由校还是觉得有些怪异。
被朱由校盯着看,布木布泰有一些害羞,更多的则是害怕。
“放心吧,朕说话算数。”朱由校看着布木布泰笑着说道,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说道:“把头上这些东西都摘下去,全都收起来。睡觉又不能带着。”
“是,陛下。”布木布泰连忙答应了一声,开始从头上往下摘东西。
对于朱由校的审美,宫里面的很多人都知道,陈洪自然也是非常的了解。
所以,他们在给布木布泰化妆的时候,并没有搞什么浓妆艳抹,而是化了个很清爽的淡妆。
头上的发簪摘了下去,外面的大衣袍也脱了下来。看着穿着红色内衣的布木布泰,朱由校问道:“能喝一点酒吗?”
布木布泰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在草原上不喝酒是不行的,有的时候喝酒是用来取暖用的。虽然酒给人的暖都是错觉,但终究还是需要的。虽然布木布泰年纪还很小,但是在草原上每一个寒冷的冬天,她都喝过不少的酒。
见布木布泰点头,朱由校拿起酒杯,倒了两杯酒。一杯放到桌子对面,一杯放到了自己的面前。
朱由校说道:“在我们大明,这个叫做合卺酒,成婚的晚上都要喝的。今天晚上就一起喝了吧?”
“虽然这里的环境有些差,仪式也有一些简陋,但朕答应你,等到所有的事情过去之后,朕一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大玉儿嫁给大明这件事情是要宣传出去的,朱由校没觉得以后会把规模搞得很小。这是要用来树立榜样的,自然而然就要把事情做得最好好。
在这一点上,朱由校是有打算的。
“这就已经很好了。”布木布泰走到朱由校的对面坐下,说道:“陛下能够看得上我这个蛮夷的小丫头,已经是我的福分了。”
朱由校看了一眼布木布泰,笑着说道:“像你这样懂礼的女孩,算不上蛮夷,以后好好过日子就好。”
布木布泰的态度让朱由校很满意,顺从才最重要。
端起酒杯对着布木布泰,朱由校说道:“来,咱们喝一杯合卺酒。朕来教你怎么喝。”
红着脸跟朱由校喝了酒,酒下肚之后,布木布泰轻轻咳嗽了下,脸上有些微红。
她有些回味地抿了抿嘴。说实话,这杯酒很好。
草原上喝的酒自然不能够和朱由校的酒相比。虽然布木布泰在科尔沁的身份尊贵,平常使用的也都是上好的东西,喝的酒也都是中原走私过去的好酒。可是与朱由校的酒,那自然是没有办法相比的。
看着布木布泰,朱由校笑着说道:“喜欢喝,以后有的是机会,但是不要多喝,朕可不想娶一个女酒鬼。”
“是,陛下。”布木布泰羞答答答答应道。
“好了,酒也喝了,天色也不早了,该休息了。”朱由校看着布木布泰说道:“来,伺候朕把衣服脱了。”
“是。”布木布泰脸上的红色更浓了,也更加的羞答答了。
将朱由校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虽然还有一些害羞,刚开始也有一些生疏,但逐渐地就熟练了。
把衣服叠着放好,布木布泰抬起头看着朱由校说道:“陛下,好了。”
“好了吗?”朱由校一愣,随后低头看了看,说道:“这不是还有两件吗?”
布木布泰咬了咬嘴唇,当然知道朱由校说的是什么意思。她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将朱由校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朱由校坐到床上,看着布木布泰直接说道:“轮到你了。”
低头看了一眼,布木布泰咬了咬牙,伸手将身上最后两件红色内衣也脱了下来。
她抱着肩膀站在原地,脸色通红,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
朱由校伸手将她拉到怀里,说道:“好了,睡觉了。”
落木瀟瀟許城然
说完这句话,朱由校就把布木布泰轻轻地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
躺到床上之后,布木布泰趴在朱由校的胸口,整个人都紧张得差点跳起来。
感受着怀里小人滚烫的皮肤、砰砰的心跳,朱由校轻轻地将手放在她的后背上,拍了拍说道:“好了,睡吧。天色已经不早了,忙了一天,想来你也该累了。”
轻轻地哼了一声,布木布泰没有再说什么。
似乎朱由校也没有进一步动作的打算,这让她放心了不少。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思绪不断地飞扬,布木布泰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神豪之娛樂天下 天道至上
与此同时,张家口城中。
阿古泰正在狂奔。
自从离开客栈之后,他就回到了住处,把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消息也传递给了心腹。
现在阿古泰要做的事情是去见王登库。眼前的事情已经有了结果,阿古泰想要离开张家口,还需要王登库的帮忙。
这件事情的起因很简单,以个人能力想要离开张家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从今天的情况来看,王登库的确是有一些能耐,也有一些门路。
虽然阿古泰也可以慢慢等待,寻找机会自己离开张家口。可是这次的事情实在太大了,消息也实在是太过紧急了,他没有时间继续等下去,一定要在短时间内离开张家口。
他必须选择王登库。
把消息告诉心腹之后,阿古泰便去找王登库了。
反正消息已经告诉了心腹,一旦自己有了什么意外的话,他们可以选择时间离开张家口。
而且阿古泰已经想好了一个说法,他有信心能够说服王登库。
来到见面地点之后,阿古泰发现王登库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这次的地点是王登库选的,阿古泰怀里面揣着刀。如果事情实在是不可为的话,他不可能落到王登库的手里面。
坐下之后,看着桌子上摆放着的酒菜,阿古泰也不客气,拿起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拿起筷子准备开始吃。
只不过在吃之前,阿古泰看了一眼王登库问道:“你这里面没有下药吧?如果放了毒药的话,事后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王登库看了一眼阿古泰,笑着说道:“你这是说的什么?”
“你想杀我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阿古泰语气随意地说道:“我也能理解你,毕竟现在我就是一个很危险的人。一旦暴露,你们全家人都要完蛋。”
“而你杀了我,这件事情也没有人知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即便以后两方还要做生意,你也可以继续和我们做生意,死我一个人没什么重要的。”
世界第一為你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可能告诉了你之后,你可能就会改变主意。所以如果你这里面没有下药的话,我就要开始吃了;如果下了药的话,那你最好给我换一桌。”
王登库看着阿古泰,摇了摇头说道:“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你的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给你下毒药呢?如果我要杀你,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盯着王登库看了一会儿,阿古泰笑着点点头说道:“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
说完这句话,阿古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又拿起了筷子吃了两口菜,最后才看着王登库说道:“先说一个你不知道的消息。这一次来到张家口的,并不是英国公的长子。”
王登库心里面顿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抬起头看着阿古泰,语气有些急切的问道:“那是谁?”
“是大明的皇帝陛下。”阿古泰看着王登库,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他说道:“你没想到吧?谁都没有想到。谁能想到大明的皇帝陛下居然到这里来了呢?”
听了这个消息,王登库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半晌才回过神来。
他抬起头看着阿古泰,有些震惊的说道:“你确定吗?这个消息是准确的?来的人是皇帝?”
“当然了,我潜入进去才获得的消息。”阿古泰语气肯定地说道。
“你自己想一想,抓了范永斗,还抓了其他的人,甚至封锁了张家口,什么样的人才有这样的权利?难道只是一个来做生意的纨绔子弟吗?你觉得可能吗?”
“至少也是朝廷派来的钦差大臣。而钦差大臣到了这个地方,为何一点风声都没有泄露?你看看抓人的都是什么人?那可是锦衣卫。”
“我听说锦衣卫的都指挥使都来了。什么人能支持他呢?什么人能让他们这么听话?除了大明的皇帝,还有谁?”
阿古泰说完这句话,看着王登库问道:“现在担心不担心?”
王登库瞪了一眼阿古泰,但没有说话。
他怎么可能不担心?
穿越之:調皮小王妃 憶水
豪門第一寵婚:老公,請自重 夏涼
他心里面已经把阿古泰骂了一顿。当然,只是在心里面。
当今的这位陛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得?
自从登基之后,陛下的大事可以说是干了一件件。
河南的福王如何?河南的大小官员如何?山东的官员怎么样?山东的孔家又怎么样?
该收拾的不都收拾了?
抄家灭族,杀的人还少吗?
那些人当今陛下都不在乎,何况他们这些人。他们干的是一些破事,现在已经被陛下知道了。范永斗被抓了之后,可能就会轮到他们了。
想到自己可能会得到的下场,王登库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棄妃逍遙:帶著包子去種田 冬梧
“害怕了吧?”阿古泰看着王登库笑着说道。
这些大明的商人,阿古泰早就了解地很清楚了。他们平日里都是耀武扬威的、结交各种官员,可事实上,骨子里面却是虚得很。
把刀子架在他们的脖子上,这些人是最没有骨气的。现在这样的情况,估计心里面都已经吓死了。
“我死了你们也没有好处。”王登库看着阿古泰,阴沉着脸说道。
“所以我们都不能死。”阿古泰面容严肃的说道:“这一次我进去之后得到了很重要的消息,只要能够带回去,大汗肯定就会给我很重要的赏赐。”
“你在大明已经没法继续呆下去了,跟我一起走吧?”
这就是阿古泰打定的主意。
他要忽悠着王登库一起走。这样一来,他就不可能再害自己了。毕竟他也要跑,再杀自己已经没有意义了。而且一路上他还要靠自己,到了大汗那边之后也要靠自己。
在这样的情况下,王登库就是有求于自己了,他也不可能再去杀自己。
在这件事情上,阿古泰很有信心。
面对死亡的威胁,让他逃跑肯定会用尽心思。
王登库把所有的心思全都用上,阿古泰逃离的可能就更大。
抬起头看着阿古泰,王登库沉着脸说道:“我跟你一起走?”
“不然你还能有什么选择?”阿古泰理所当然的说道:“在大明你已经活不了了,抄家灭族这样的罪名,你怎么办?”
“如果来的是别人,你可能还有办法可想。可来的是皇帝。你是不是跟我一起走,才能够保住你一家的命?你也不想落得范永斗的下场。”
“到了我们那边之后,你一样过好日子。大汗肯定非常的器重你。这两年在我们那边讨生活的汉人也不少,日子过得很不错。”
“你为我们立过功,还是如此的有才华和才能,相信到那边也是容易得手。加上我手中的东西,这一次我们回去之后,必然会平步青云。总比你在这里等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