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5tpi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紅樓春 ptt-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看書-8hbu6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又是一年秋来到。
嘈杂纷乱的神京城内喧嚣的气息,似乎传不到宁荣街这边来。
宁荣街上最近的一次热闹,大概就是半年前宁府太爷贾敬出殡。
宁国承嗣孙贾蔷作孝子贤孙摔盆者,才出宁府,就哭昏过去,救起,复昏,再救起,再昏……
因病情险恶,终未能送贾敬最后一程,被抬回府中救治。
然其纯孝之名,一夜间传遍四九皇城一百零八坊。
也破了许多心怀叵测之辈,诽谤其不孝之谣传。
而贾敬出殡后,贾蔷几乎一步不出宁府,只是家中守孝的做派,让许多中立人士,也倾向其孝名。
但,京城风浪太大,每一日都有无数大小事发生。
所以,贾家出了个大孝子的热闹,只持续了不到三五日就冷却下来。
此后,宁府再无动静,荣府那边,因出了个皇贵妃,效仿后族尹家之故,也鲜少和亲旧世家往来。
因此半年下来,占据大半条宁荣街的贾家,仿佛被世人所遗忘般,冷清了下来……
……
宁国府,会芳园。
因后街起园子,将大半会芳园圈了进去。但宗祠后面的那一片,仍留了下来。
往日里丛绿堂作戏官们排演,香菱、小吉祥等人疯顽之地。
因和后街园子相连,这几日园子刚刚竣工,所以暂且让她们换个地方去疯,以便家里人查验园子时,免得冲撞在一起。
会芳园门前,许久未在京中露面的贾蔷,看着比先前更高了些,身量颀长。
半年来勤加锻炼,暗中至少吃了三头牛的他,虽仍面如冠玉,俊秀清雅,实则身上的气力,已经能和铁牛分庭抗礼。
贾蔷身边站着一姑娘,身量苗条,眉眼如画。
諸天重生 漫漫天生
總裁上錯床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
不是黛玉,又是何人?
入园后,因过竹桥,踩在上面吱吱呀呀,贾蔷伸手牵起黛玉的手,二人相视一笑,一起入园。
秋来后,会芳园内菊花盛开。
只见黄花满地,白柳横坡,小桥通若耶之溪,曲径接天台之路。
石中清流激湍,篱落飘香,树头红叶翩翻,疏林如画。
西风乍紧,初罢莺啼,暖日当暄,又添蛩语。
遥望东南,建几处依山之榭。
纵观西北,结三间临水之轩。
笙簧盈耳,别有幽情,罗绮穿林,倍添韵致。
一双人漫步其中,如行走在山水画中。
原本微微清凉的柔荑,被贾蔷握的暖暖的,黛玉举起绣帕,仰望了番日头,又觉得刺眼,低下头来。
贾蔷轻轻见她揽入怀中,轻声笑道:“还在担忧先生往山东一行?”
黛玉轻轻“嗯”了声,道:“爹爹身子骨原就不好,上月还请旨往山东去视察灾民赈济。那里那样热……”
贾蔷呵呵笑道:“放心,我让人带着制冰的家伙事儿,随时保证先生有冰用,不会被热着。再说,如今京里热闹的跟进了个雷公一般,四处打雷,到处都是战火。有些人倒霉了,偏还是先生的同年,或是世交故旧。先生留在京里,更烦心。这次出京连我都赞成,就是为了让他老人家能出京躲躲清静。放心罢,没事的。”
黛玉闻言,抿了抿小嘴,横嗔了贾蔷一眼,道:“既然出京那样好,怎地我要跟着去,你却不让?”
贾蔷叫屈道:“天地良心,我哪里不让了?不是我不让,是朝廷法度不让!你说先生堂堂一宰相,去灾区视察灾民,还要带上宰相爱女,岂有这样的道理?”
“呸!”
黛玉笑啐一声后,倒也不再提及此事,赏着园子里的景儿,心情也好了许多,忽又想起甚么,嗔道:“你快同小婧说说罢,这些日子来,在我跟前快成丫鬟了,处处服侍着不说,还四处寻摸好吃的好顽的给我,倒拿我当孩子哄不成?我又不忍落下脸来说她,却不好总是如此。”
贾蔷嘿了声,道:“是她想得太多,因为在正室太太前先要个孩子,尽管是要出继到李家去的,不落在贾家,可她心里依然觉得愧对你。”
黛玉闻言沉默了稍许后,笑道:“这有甚么的……”不过顿了顿,还是看向贾蔷,奇道:“怎这样急?便是再等上一年,也未尝不可。我倒没甚么,可若是尹家那边知道了……”
黛玉自忖她心里是真不介意这些,只要贾蔷心里的第一人是她,其他的,她原不甚看重。
宁国府子嗣单薄,如今偌大一座国公府里,居然只有贾蔷一个男丁,便是林如海都让梅姨娘,曾隐隐劝诫过她,莫要好妒。
幸好,她并非好妒之人。
且她今岁才不到十六岁,二人相处时,贾蔷曾十分霸道的说过,不过二十绝不许有身子,那样即便不会要了她的命,也会让她元寿大减。
所以黛玉真不介意贾蔷有庶出子……
可尹家那边……她曾听贾蔷说过,尹家太夫人曾特意同他提及过此事,长子非嫡,麻烦事极多。
贾蔷听黛玉这样说,轻叹一声后,小声道:“此事,京里原无人知道,我同你说后,你在小婧跟前,不要透露出来。”
听他说的骇人,黛玉有些吃惊道:“怎么呢?”
贾蔷摇头道:“小婧的父亲李福,在扬州的状况不是很好。我让人去查了查,最多不会有二年时间了。”
黛玉闻言变了面色,难过之余却更加担忧,惊惧的看向贾蔷。
贾蔷明白她的意思,抬手将她鬓间的一缕青丝掠至耳后,轻声笑道:“先生这边你反而不用担心,几个太医和郎中都瞧过了,虽说身子病弱,但底蕴不亏。也就是上年间那场恶疾,让先生病瘦成这个样子。但常年有良药滋补,有名医看护,于寿元而言,影响并不是很大。李福那边不同……受了重创,又无名医良药救治,在床榻上一卧就是多年,早就熬的油尽灯枯了。”
黛玉闻言,先放下心来,又有些同情道:“此事,不要告诉小婧姐姐么?”
贾蔷摇头道:“妹妹不懂江湖人的尊严和倔强,若是告诉了小婧,她势必要回扬州侍疾。可李福……草莽之气太重,若是看到小婧抛下我回扬州侍奉他,他甚至能做出自尽的勾当来,以维系其江湖大佬的体面,和一个当父亲的苦心。与其那样,不如先不告诉小婧,等她怀上后,再送她回扬州。有喜事冲一冲,李福说不得还能再多撑几年。至于尹家那边……左右孩子不落在贾家,他们知道了也无妨。”
黛玉闻言,安静了稍许后,悄声问道:“那……小婧甚么时候才能怀上?”
贾蔷还未回答,先嘿嘿一笑。
黛玉俏脸登时涨红,怒视他,羞道:“不许笑!”
贾蔷哈哈了声,然后忙求饶道:“不笑了不笑了!至于甚么时候才能怀上,得看林妹妹你何时不恼了……”
“呸!”
黛玉闻言生气道:“我几时恼了?”
贾蔷笑了笑,道:“既然没恼,那她应该差不离儿该怀上了。”
此言一出,黛玉便楞住了,怔怔的望向贾蔷,缓缓道:“你……你要当爹爹了么?”
贾蔷轻轻颔首,道:“应该是,小婧上个月的月事就没来……”
见黛玉面色有些复杂,他将黛玉揽入怀中,道:“你心里若是不舒服,骂我两句,我也受着。”
黛玉摇了摇头,抿了抿嘴后,轻声道:“就是觉得,有些……奇怪。一转眼,你就要当爹爹了……”
贾蔷拥着她,道:“因原就答应过李家,李福的身体又不好……小婧,小婧也日夜在外奔波操持着。但我跟你保证,小婧这个是特例。孩子也姓李,不落贾家族谱。当然,有小婧这个娘在,金沙帮日后多半遍及天下,乃至海外飞地,所以自有孩子的前程在。除此之外,在你之前,我不会再要其他……”
话没说完,被黛玉用手捂住了口,黛玉没好气白他一眼,道:“都说了,我并非是在生气哩,你又胡说!府上只你一个男丁,怎么看都不像。莫说西府老太太,便是爹爹都点过我,我也算是个明白人,难道还会拦着你做正经事?我只是……只是觉着有些古怪……”
贾蔷笑道:“哪里古怪了?”
黛玉红着脸,警告他道:“我若说出来,你可不许笑,你若笑了,可仔细着!”
贾蔷连连保证,道:“不会笑不会笑,断不会笑的!好妹妹,好姑姑,你快说!”
“呸”的啐了下,黛玉偏着脸,望着贾蔷抿嘴笑道:“若是小婧她们有了孩子,那等来年……我岂不成了,他们的嫡母?”
在黛玉威胁的目光下,贾蔷强忍着笑,连连点头道:“当然,当然如此!规矩着他们要喊你太太,你若是疼爱哪个……多半是疼爱哪个闺女,她还能管你叫娘呢……噗!”
贾蔷终究没忍住破了功,黛玉本就羞极,再一听,登时大怒,伸手揪住贾蔷的脸颊,恼道:“我叫你笑我,我叫你笑我!”
贾蔷哈哈大笑着,将黛玉抱在怀中,倒退两步后,倒在了一片黄花地中……
湛蓝的天上,没有一丝云彩。
一群大雁南飞,时而成人字,时而成一字。
黛玉伏在贾蔷身上,螓首贴在他胸前,听着强有力的“砰砰”跳动声。
嗅着花草和泥土的气息,又被贾蔷轻轻往上抱起,四目相对时,似有浓浓的,纯纯的,又有些甜美的情意流淌……
终究,那抹朱唇,被缓缓噙住,轻轻蹂罹着……
……
荣国府,荣庆堂。
满堂欢!
凤姐儿站在堂中,上面穿着碧霞云纹联珠对孔雀纹衣,外罩一件桃花云雾烟罗衫,下面则是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
头上簪一枚双鸾衔寿果金簪,插着累丝琉璃嵌珠曲鸾玛瑙步摇,耳边坠着红宝攒金缠珠耳坠。
虽和前些年的打扮不大相同,却同样是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
甚至,脸上洋溢之神情,比往昔更动人些!
她一手拉着一半大稚童,比量着同贾母道:“瞧瞧,瞧瞧!老祖宗,谁说咱们西府没个能为的子弟,谁说咱们贾家子弟惯会偷鸡摸狗,没个成器的?这才半年光景,兰儿就像是换了个人!往常虽也好,可牛心古怪,身上一股小家子气,再看看现在,堂堂正正,大大方方,这才是咱们贾家的好儿郎!”
身為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麽辦 劍舞傾城
贾母闻言喜的不得了,看着年岁不大,但沉稳静气,最重要的是,身量形容也不像先前那样单薄的贾兰,一迭声道:“好好好!是好孩子!可见这半年是吃了苦了的,都黑了不少,你娘心疼的了不得!等会儿让人请了蔷哥儿来,让你娘好生骂他两句!”
李纨在一旁自然是泪流不止,这会儿闻言,忙道:“蔷儿教的好,蔷儿比我教得好多了!凤丫头刚还说我教的小家子气呢……”
“哎哟哟!大嫂子这可冤枉我了,我何尝是这个意思?”
凤姐儿忙高声笑道:“正经的说,大家门里教诲公子读书做人都是爷们儿的事,往常里,环儿、兰儿他们不都是送去学里管教?同样的一个族学,就是换了个管事的,教出的子弟却不同。和咱们娘们儿甚么相干?当然,也有的回家后偏往歪里教,但断不是说大嫂子你。怎往我身上赖?不成不成,今儿受了冤枉气了,大嫂子若不请个大东道,我气昏倒在地上,却是起不来了。”
十七歲去飛行
众人喷笑,贾母亦是指着她大声笑骂道:“亏你也是大家子出身的小姐,如今倒成了泼皮辣子了!你倒是往地上倒着我瞧瞧,你倒在地上不起来,不用你大嫂子请,我来请这个东道!”
乖乖萌妻帶回家 曼遙遙
最強俗人
拒入黑道:和不良少年戰鬥的日子
李纨忙笑道:“也不必她作相,今儿我做东,请老太太、太太和家里人一道吃个席。连东府的蔷哥儿也一并叫上,他才是大功臣!”
贾母一迭声的催凤姐儿快去请,凤姐儿笑道:“哪里还用得着老太太催,早先见兰儿回来的时候,就派人去请了。按理说,早该到了,也不知哪耽搁住了。”
正说着,听到外面游廊上小丫头子传话进来:“侯爷和林姑娘来了!”
话音刚落,众人就见贾蔷面色不大友善的和抿嘴浅笑的黛玉并肩而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