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宋煦討論-第四百二十八章 眼前一黑閲讀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仁多保忠神色阴晴不定,盯着这两个曾经的手下,心里发狠,只要他一声令下,他就能将这两人射成刺猬!
他又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嵬名阿埋,眼神冰冷,暗暗咬牙一阵,怒声道:“告诉嵬名阿埋,再给我一炷香时间。”
那俩偏将对视一眼,其中一个道:“监军,大势所趋,就是再给您一个时辰又能如何?兴庆府不会有援军,您孤立无援,前后无路,现在降,还有荣华富贵,错过现在,那就只有死路一条。话已至此,请监军斟酌,时间一到,大军攻城!”
那偏将说完,就调转马头。
两个偏将打马,快速离开城头范围。
仁多保忠眼睁睁的看着,右拳握的咔咔响,就是没敢下令。
“监军,宋军动了,他们从另外两门撤兵,要集中到南门来了!”不等仁多保忠多反应,一个士兵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急声说道。
仁多保忠脸色越发阴沉,嵬名阿埋这么干,是充分扰乱城内,他要是不严厉控制,只怕就要有人开门逃跑了!
眼下这种情况,哪怕是最底层的士兵都清楚,他们内无强兵,粮草不足,更不会有援兵,这样的境地,除了城破身死,还有什么别的下场吗?
仁多保忠心里万分的恨,却又要面对十分现实的处境。
嵬名阿埋的动作很快,各处撤回来的士兵,在南门前迅速列阵,攻城战一触即发!
仁多保忠咬牙切齿,左右看了看,身边已经没什么人了,面色变幻一阵,恨声道:“来人,开城门!”
他身边的卫兵倒是忠心,或许之前得到了暗示,当即抬手应声,带着人,快速下楼。
城门慢慢打开,仁多保忠拿着‘帅印’,开门走了出来。
嵬名阿埋见着,面无表情,摸了下大胡子,打马向前走,同时说道:“立刻接管灵州,收编仁多保忠的军队,传话给种帅,就说西平府拿下来了。”
他边上的都头立刻应话,率先打马上前。
他们迅速控制仁多保忠的军队,确保安全了,这才让嵬名阿埋上前,接过仁多保忠的‘帅印’。
嵬名阿埋这才面露笑容,扶起他,道:“今后,我们同殿为臣,无需客套,走,进城。”
仁多保忠见这样,心里多少松口气,心头已经盘算,怎么与嵬名阿埋梳理关系,在宋朝立足了。
不说李乾顺不会放过他,单说大夏亡国在前,他就不是死忠,勇敢赴死的人。
不能逃,投降就是唯一的选择。
这也是嵬名阿埋一直不留余地逼迫他的原因!
嵬名阿埋入了城,加快对灵州城的控制,同时对原本的灵州守兵进行收编,打乱重组。
灵州拿下,宋朝西北对西夏边境就连成了一线,尤其是灵州扼守西夏南下要道,有了灵州在手,宋朝就能更轻松威逼西夏,随时可发动灭国大战!
同时,对于辽国,宋朝在战略地势上也稍微扳回一点,有了些许战略主动。
灵州,对宋朝来说,太过重要了!
在嵬名阿埋忙着巩固后方的时候,深知兵贵神速的种建中,率领两万骑兵,马不停蹄的横冲直撞,奔向兴庆府。
兴庆府,也就是后世的银川。
很快,他就得到了嵬名阿埋拿下了灵州的消息。
种建中憨厚的脸上出现一抹异色,这样的速度,比他预计的至少快了一天!
种建中打马飞奔,眸光精芒跳动,突然沉声喝道:“分兵三路!”
精华都市异能 宋煦笔趣-第四百二十八章 眼前一黑展示
“是!”
两个副统领应命,打马转身,迅速有近一万人被带走,分兵三路,负责清理沿路西夏哨所,更有一支三千人留下,以作策应!
种建中的速度很快,但终归是大军赶路,不是一个人肆意奔突。
在他还离兴庆府有百里的时候,李乾顺已经收到了之前仁多保忠派人送来的消息,顿时大惊失色!
西夏皇宫。
李乾顺面色发白,看着眼前的‘宰执’李至忠,急慌慌的道:“仁多保忠派人传信,宋人再次来袭,足足有四万大军!”
李至忠也很紧张,毕竟刚刚大败,西夏三十多万大军折损近七成,而今主力大军在外,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兵力对抗宋军!
宋人还真是算准了好时机!
李至忠表情变幻,心头同样恐慌不安,却还是勉励着李乾顺道:“陛下勿忧,我们与宋人刚刚达成盟约,还有大辽作保,宋人断然不敢轻易毁约,是以,这件事的真假还有待证实。另外,仁多保忠手里有一万人,守十天半月应该没有问题,宋人一时半会儿过不来。”
李乾顺之前差点被宋军俘获,是有阴影的,听着李至忠的话,多少得到安慰,心头稍微镇定,连忙又道:“察哥才走没几天,卿家,你觉得,朕是否应该召回他?”
李至忠清晰的从李乾顺脸上看到了‘召回’二字,还是故作沉思一阵,道:“虽说大辽平叛不能耽搁,但我大夏生死存亡之际,大辽想必会理解陛下的。”
李乾顺轻轻点头,面露微笑,道:“卿家说的是,立刻拟诏书,命察哥最快速度点回师。另外,追回嵬名阿山,命他监理京中一切兵马!”
李至忠一怔,他不喜欢嵬名阿山,还打算清算他,听着犹豫了下,还是道:“臣领旨!”
李乾顺看着李至忠的背影,心里这才安定一些。
兴庆府有一万多人,征召起来,能有三五万,足以守城,嵬名阿山的能力,加上察哥回军,兴庆府足以无忧。
李乾顺仔细盘算一阵,又轻声自语道:“察哥回军起码要十天,希望仁多保忠能多撑一阵子……”
兴庆府本身就没有多少兵力,根本派不出援兵,只能期望仁多保忠死守不放。
他还不知道,仁多保忠一炷香时间都没撑过就投降了。
李乾顺还没有高兴多久,只是到了傍晚,就有飞马急奔入宫。
那侦骑连滚带爬,惊慌失措的大吼:“我要见陛下,西平府失守,宋军骑兵两万奔袭京城!”
“我要见陛下,西平府失守,宋军骑兵两万奔袭京城!”
“我要见陛下,西平府失守,宋军骑兵两万奔袭京城!”
一路上,内监、宫内,文官、武将都吓了一大跳,没人敢阻拦他,引领着他去见李乾顺。
李乾顺早就得到消息,急慌慌从里面迎出来,隔着很久就大声道:“仁多保忠呢?他一万人,这么快就失守了吗?”
那侦骑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连忙爬起来,一边向前爬一边道:“陛下,仁多保忠,降宋了!”
本就气喘吁吁跑来的李乾顺,直觉双耳轰鸣,脑中突然剧烈一疼,眼前一黑就向前栽倒。
“陛下!”
“陛下!”
“陛下!”
皇宫门前,一片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