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p0n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第九特區 ptt-第一六五九章 血海深仇,無法化解相伴-zg7uj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七个小时后。
陈系的直升机在重都自治会大院内降落,秦禹等人立马迎了上去。
机舱门打开,徐洋双手托着一具尸体,面色煞白的率先走了下来。
那是小李的尸体,他在众人进入无人区之后,因为身上有伤,体温严重流失,而被活活冻死。
算上老魏,徐洋总共带了二十八个人去普莱港,最后活着回来的,却只有十二个人。
在无人区内,所有受伤的兄弟,全部没能幸免。他们没补给,没衣服,体温一流失,那就是个死。
徐洋在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迎上接应之后,只能选择从湄河横渡离开无人区。不然正常出去,肯定要碰上浦系的士兵,到时候谁都活不了。
横渡湄河的时候,有好几个兄弟体力不支,游着游着就在水里咽气了,掉队了。
如果不是蔡哥身体素质较好,一直拿着皮带拴在徐洋的手腕上,那他也死了。因为他在水里的时候,已经感觉不到下肢了,连续昏厥了两三次。
秦禹看着他们,内心悸动,双拳紧握。
“干这个的,死人正常,”徐洋盯着秦禹说道:“但报仇也正常。CNM的,我要不活剐了七区的这帮王八蛋,我徐洋白活这么多年!”
小李的尸体被放在地上,浑身缩卷着,已经被冻出了白霜。
“安顿好大家。”秦禹声音颤抖的冲着察猛吩咐了一句后,扭头看着众人说道:“能去的,没几个完全为钱的,善后工作,我会安排到最好,这个仇,也一定会报!”
众人情绪低落,只冲着秦禹木然点头,却什么都没说。
……
一个半小时后。
商家大院
徐洋躺在师部的沙发上,身上蒙着被褥,声音沙哑地说道:“我们抓住了一个人质,他叫宝明,身上也有伤,在无人区的时候死了。”
秦禹静静地听着。
“临死之前,我逼问过他事情细节。”徐洋双眼盯着秦禹说道:“我们在联系高桥之前,他就已经和韩三千谈好了股份买卖的事儿,并且这个高桥早都准备从五区逃跑了。”
“韩三千也掺和了?”秦禹声音清冷地问道。
“对。”徐洋点头:“不光有韩三千,还有七区二战区许家的人,以及九区沈系,卢系,沙系,党政的影子。他们绑在一块,准备争取盐岛股权。我们进入普莱港之后,他们之所以没动,是在等上层挖出咱在五区的鬼,然后同时收网。”
“你继续说。”
“如果事情顺利,他们准备用林成栋,周证,再加上我,让你吐出宋英俊的股份。”徐洋继续说道:“但他们没想到,我提前发现了。”
里斯帝国 Hairmoi
秦禹听到这话,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对面在无人区外就被我们甩掉了,”徐洋咬牙说道:“但这帮狗B恶心就恶心在这儿。你想争股份,这无可厚非,大家明里暗里的过招,谁吃亏了,也怨不得人。但他们在明知道已经搜不到我们的情况下,却给浦瞎子打了电话,让他们截断了马里昂的接应人员,致使我这么多兄弟活活冻死在无人区。这个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你抓的那个人,还说什么了?”秦禹追问。
“八区党政倒台之后,韩三千在欧盟区的地位受到了很大影响,因为对方认为他没有什么政治价值了,所以韩三千现在已经跟七区联系上了,想用盐岛的股权,在七区换回自己的政治位置。”徐洋话语详尽地解释道:“据宝明说,韩三千现在手里已经掌握一定股份了,而高桥不但自己要把股份卖给他,还给他介绍了一个同样持有盐岛股份的印度人,他们准备在欧盟一区交易。”
秦禹陷入沉默。
“小禹,你想办法查清楚他们的交易地点,我要去一趟欧盟区。”徐洋咬牙说道。
“这帮狗东西,明里暗里整了好几次事儿了。”秦禹也霍然起身,面无表情地看着徐洋说道:“你好好养病,这个事情我会来处理的。”
说完,秦禹迈步离开了室内,在走廊内拨通了顾泰安司令部的电话。
过了五分钟,顾司令回电。
“喂?司令,我这里有个事儿要跟你报告。”
“说!”
“是这样的……。”秦禹组织了一下语言,在电话内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顾泰安听完后,直言问道:“你想怎么搞?”
“我准备去欧盟一区搞一把,但韩三千现在背后站着的是大区力量,我的人单独干这个事儿,是风险很大的。”秦禹也不客气地说道:“司令,我需要您的帮助。”
“你觉得有把握,就放手去干,”顾司令话语简洁地回道:“不用管那个姓韩的背后都站着谁。你就记住了,你背后是我,你兜不住的事儿,我给你兜。”
“是!”秦禹立正后回道。
“我马上会给军情部门打电话,最晚二十分钟内会有人跟你对接,你准备吧。”
“明白!”秦禹听到这话,瞬间有了底气,挂断手机后,直接冲察猛喊道:“集合你手下的警卫部队,有个奔袭万里的活儿来了。”
“是!”察猛应了一声,立马跑了出去。
秦禹斟酌再三,又给陈俊打了一个电话。
……
一个小时后。
欧盟一区,某市政公益的流浪汉营地,周证倒在桥洞子下面,脸色紫青,浑身发抖地说道:“小林啊,老子不会就这么挂了吧?”
“你可别死。”林成栋一边给周证处理着伤口,一边淡淡地说道:“你死了,我可太……没意思了。”
两个人从在五区潜伏开始,就一直形影不离,这期间林成栋也一直防着周证,并且整天跟他吵架斗嘴。可就是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俩人的关系却无意中升温了。
这两个可怜的中年男人,是没有什么外部依靠的,凡事儿都只能靠他们自己。
“挺一挺,别死了,你还有家呢。”林成栋系上纱布,低声说道:“要死,也是我该死。”
周证看着星星:“小林,你说我们算是朋友了吗?”
“算吧。”
“那可真是不容易,我这一辈子都没啥朋友。”周证淡淡地回道。
……
八区,军情部门一把,走进了临时会议室,话语简洁地说道:“让欧盟一区的战士们赶紧活跃起来,六小时之内,我要清晰的知道韩三千的一切情况。”
嚇 死人 了
“是!”
二十多名军官起身后,齐刷刷地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