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oht超棒的言情小說 1625冰封帝國 ptt-第二十六章 中東歐紀行之三:克里姆林宮Ⅱ(1)熱推-qej44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阿列克谢回到了莫斯科,专程从明斯克前线回来了。
自从他十八岁“亲政”以来,亲自带领军队对西边的波兰-立陶宛王国进行
了好几次大战,虽然有胜有负,不过在帝国向东战略眼看就要失败的大背景下,集中资源向西,蚕食波兰王国的领土便是既定战略了,至于波罗的海东岸,在拿下圣彼得堡之后,帝国目前并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招惹瑞典人,只能积蓄力量以待来日了。
历史上,俄罗斯、瑞典对波兰的第一次瓜分即将开始。
在他从明斯克前线回来之前,他让格里戈里.罗莫达诺夫斯基(以下简称格里戈里)公爵统帅正在明斯克地区的俄军,这个时候,俄军已经占领了明斯克的大部分地区,并洗劫了明斯克,而瑞典人也趁火打劫,侵入立陶宛的波罗的海沿岸地区,波兰-立陶宛联盟消失在即。
回到莫斯科后,阿列克谢在圣母升天大教堂戒斋三日,“以涤荡与卑贱的立陶宛人的战争中导致的心灵上的污垢”,那三日,他花在祷告上的时间占了一大半。
这一日,他的军械大臣兼情报总管萨尔蒂科夫向他汇报了一个消息。
“大夏人即将来到!”
金色大厅。
今年二十二岁的阿列克谢与他的父亲、时常以孱弱多病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的米哈伊尔不同,他身材高大健壮(1.83米),擅长打猎,他有两百只分别来自高加索、西伯利亚、北极、斯堪的纳维亚不同品种的猎鹰,有三百专门伺候猎鹰的鹰奴。
他还花重金从英国、法国、荷兰、德意志请来了高达两千名的从上尉一直到将军的各级军官,直接随侍在他身边的就有三百人,为首的是英格兰人萨缪尔.柯林斯,此人是一名上校,还兼任着他的御医,当然了,柯林斯除了用在蜡烛上烤过的小刀给沙皇进行放血治疗外并没有特别的手段。
(萨缪尔.柯林斯,真实人物)
不过年轻、身强力壮的阿列克谢似乎很享受放血治疗给他带来的那短暂的晕眩的感觉,因为在那一刹那,他似乎与上帝同在。
除了打猎,他精通炮兵,对于弾道学也颇有钻研,后世有人说,他的儿子彼得大帝不过是他的翻版抑或加强版而已。
经历了与波兰人、瑞典人的战事后,作为后世伟大的罗曼诺夫王朝真正的奠基人的他很快意识到——东边的大夏人才是他真正的大敌,瑞典人在他眼里已经很厉害了,不过与瑞典人比较起来,大夏人才是最可怕的存在,特别是当萨尔蒂科夫向他汇报了大夏人在临潢府用那“黑乎乎、喘着粗气、冒着黑烟,声音粗劣、悠长,带着长达几十俄丈、装满矿石的车厢在地上行走自如后”更是如此。
“一个可怕的国度”
阿列克谢是一个真正“睁眼看西方”的沙皇,他大量使用来自西方欧洲的工匠、军人、医生,与耶路撒冷、罗马都保持联系,知道“西方”的厉害,不过当他率领大军打到明斯克后,与此时欧洲大陆上陆军排名前列的波兰军队战斗过后,他就明白了。
“西方,不是问题,东方才是”。
不过,对他来说,东方太过强大,在自身没有足够实力之前,是不能轻易招惹的。
“对俄罗斯来说,东方是一头重达一吨的黑熊,而西方,则是一头同样一吨的麋鹿”
这是年轻沙皇的判断,这位在俄罗斯历史上并不显著,实际上成就非凡,被俄罗斯末代沙皇深深崇拜的沙皇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故此,当他得知大夏人的使团就要抵达后,他放弃了带领征服立陶宛的大军从莫斯科凯旋门进入,以迎接市民欢呼、崇拜的心思,而是带着三百外国雇佣兵以及两百全部由波雅尔贵族组成的亲卫队骑着马回来了。
眼下的他坐在以前他父亲的位置上,手里拿着那根象征着以前留里克王朝权柄、伊凡雷帝曾用它打死自己儿子的钢制权杖——一根令当下的莫斯科权贵闻风丧胆的权杖,他登基没有几年,不过死在这根权杖下面的贵族、鹰奴却高达二十人!
(罗曼诺夫王朝与留里克王朝若是在母系上,实际上是一个王朝,不过若是单论父系,则是两个王朝)
再見,洛麗塔 莉莉菲
饶是如此,他依旧牢牢地把控着帝国的命运,是的,现在能直接称呼帝国了,不久前,来自耶路撒冷的基督教大牧首派索斯称呼他为“大卫王、君士坦丁大帝,新摩西”。
有了这个称号,一刹那,他竟然有了发动圣战,击败天主教、天方教的心思,当然了,以俄国眼下的实力不用说是做不到的,结果,以死在“雷帝钢杖”两个贵族代替了圣战的冲动,让他暂时平歇下来。
空旷的金色大厅下面,除了高坐的阿列克谢,他身边的重臣都一一在列——由于大夏国的横空出世,以前他身边的两大重臣,莫洛佐夫、尼康,一个被发配到阿尔汉格尔斯克,一个发配到了西伯利亚,否则,有这个两人继续待在莫斯科,阿列克谢肯定没有精力腾出手来对付波兰。
復仇撒旦別愛我 殷喬
德米特里.梅谢尔斯基,五十岁,大波雅尔,莫斯科市长;
米罗斯拉斯基,四十六岁,沙皇的岳父,莫斯科副市长,税务官;
我的兒子是只公
伊万.萨尔蒂科夫,五十一岁,军械大城兼情报总管,沙皇的姨夫,萨马拉大公;
博格丹.希特罗沃,三十岁,波雅尔,沙皇的宠臣,内务大臣;
尼基塔.特鲁别茨科伊,大波雅尔,贵族议会议长,四十岁;
伊万.霍万斯基,波雅尔,三十岁,沙皇的表兄,莫斯科新军指挥长;
这些人都战战兢兢半坐着——就在这大厅里,在眼前这位沙皇上位后,死在他手里钢制权杖下的大小贵族可是有好几位的,不说别的,沙皇的岳父就领教过那根带着“雷帝之怒”的权杖的痛击。
实际上,除了这些人,帝国还在国境西北、西部、东部、南部设置了四大总督辖区,西北面,由于挨着瑞典,是由诺夫哥罗德大公尤里.罗莫达诺夫斯基担任总督兼陆军指挥长。
西面,刚才说了,明斯克总督,另一位来自罗莫达诺夫斯基家族的格里戈里担任指挥长。
南面,则是由沙皇的叔叔尼基塔担任总督兼指挥长。
东面,西伯利亚,是由沙皇的宗教老师尼康担任总督兼都主教、指挥长。
“烧死他们!用你的钢杖!”
沙皇的宠臣,博格丹.希特罗沃有着“呢喃者”的称号,意思是他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由自主地说着、诅咒着一切他认为有义务传递给沙皇的讯息,眼下的他在宫廷里地位卓越,才三十岁,便已经凌驾于众臣之上了,他手里有一根仿制的小一号的钢杖,连臭名昭著的萨尔蒂科夫都领教过他这根钢杖的厉害。
(看过指环王吗,希特罗沃就是那位常常喃喃自语的“咕噜”)
高大健壮的沙皇听到了希特罗沃的呢喃,他没有计较他的不敬,而是反问道:“按照你的意思,将大夏人的使团全部抓起来?不过为何要烧死他们,打死他们?而不是扔进冰冷的莫斯科河?”
黃泉客棧 張小柒
你還會愛我嗎
一听这话,在座的有几位赶紧将身上的衣服拉紧了,他们中的几人曾经在大冬天被沙皇陛下扔进莫斯科河,然后又捞上来,一想到那刺骨的寒冷,这些人自然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希特罗沃并没有站起来,而是继续咆哮着:“他们都是异教徒!自然要烧死!伊凡的钢杖带着撒旦的威力,对付他们正好!”
“不可!”
萨尔蒂科夫站了起来,他将身上的黑袍一抖,露出了里面同样是黑色装填着天鹅绒的棉袍,他正好坐在希特罗沃的旁边,呢喃者一听此话,不禁大怒,他拿起身边的小钢杖就要击打萨尔蒂科夫。
此时,只见披着金、红、白三色呢绒披风、身材高大的沙皇从宝座上跑了下来,他用传自伊凡雷帝的那根正宗的钢杖打在希特罗沃的脸上,希特罗沃的脸上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可恶的博格丹”,沙皇继续用伊凡钢杖指着希特罗沃说道,“假若你再在大厅里用钢杖击打我的大臣,我会将你扒光扔进冰窟窿!”
“阿列克谢!”
美人亂 陌路candy
这是宠臣希特罗沃第一次挨打,非常罕见,他也跳了起来,并喊出了沙皇的名字。
“柯林斯!”
沙皇也喊出了另外一个人的名字,那是来自英国伦敦乡下、沙皇的亲卫队首领兼御医的名字,当他喊出这个名字时,只有一个意思,他的卫兵会从暗处冲出来践行沙皇陛下的吩咐。
柯林斯出现了,一个穿着红色军服、戴着三角帽的四十岁军人,他身边还有两人,众人都有些懵懵懂懂,这三人不只是从哪里突然出现在大厅里的。
希特罗沃见状,也罕见地服软了,他匍匐在沙皇的靴子上,不停地亲吻着,嘴里自然也是继续在喃喃自语。
“阿列克谢,米哈伊诺维奇,我亲爱的宝贝”
这声音很小,只有沙皇一个人能听到,不过左近的萨尔蒂科夫却还是听明白了,沙皇一听,面上的怒容便消失的一干二净。
“坐下吧,今日不要说话了,伊万,你继续说”
萨尔蒂科夫点点头,继续说道:“我在西伯利亚待了五年,上帝啊,五年……咳咳,尊敬的陛下,那是一个强大的国度,仅仅在他们称为安西总督辖区以及新近从克里米亚人那里得来的克里米亚总督辖区便有五个军团”
“陛下,诸位,你们可知道他们一个军团有多少人?上帝啊,一万两千人!其中骑兵有九千人,步军接近四千!这便是六万多人!而我国……”
萨尔蒂科夫偷偷看了一下沙皇,见他的面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便继续说道:“所有的新军加起来只有五万人,加上一万骑兵,总共才六万人,当然了,如果将那些卑贱的长矛兵也加起来,总数可达到二十万,陛下……”
龍魂至尊
阿列克谢回到了高座上,似乎没有听到萨尔蒂科夫那略带夸张语气的话语,而是像他的宠臣希特罗沃一样在喃喃自语。
“火车?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