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j7g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歸一-第九百八十四章 無私無求熱推-jvpn6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归一
写下文字之后,吴中元施出瞬息千里将石板送走。
在此之前他曾经多次来过这里,每次都是来去匆匆,唯恐引起忙碌于田间地头农人的注意,但这次他没有立刻离去,原因有二,一是他已经定下了归期,远古时期不会再传来消息了。二是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往哪里去。
人都需要归宿感,没有归宿感人就会感觉孤独,但归宿感存在的同时对自身也是一种限制,没有归宿才是最终的归宿,没有归宿到处都是归宿。
经过了长时间的观察和积累,两个元婴的人格已经丰满完成,只是不曾分离出去,在此之前的一段时间他已经很少说话了,确切的说是很少与别人说话了,更多的是自己与自己说话,几个人格之间偶尔也会互相对话。
此时他的本命元神正在思考接下来去哪儿,而另外两个元婴的神识则分别在思考另外两个问题,左元神在思考分明已经触摸到了更高层次的天花板,为什么始终无法突破,就差一点点了,但还差一点点,到底差在哪儿?而右元神则在思考要不要为世人留下点儿悟道心得,让世人多些豁达,少些困惑。
站立片刻,吴中元右手微抬,延出灵气凝聚土石平地起碑,碑高三丈,宽两丈,偌大的石碑只有七个字,“己所欲,勿施于人。”
这句话是他留给世人最后也是最大的忠告,希望别人跟自己一样,是世间所有烦恼的源泉,自己是个痴情种,就希望对方也跟自己一样痴情,结果对方不是,自己就会失望痛苦。
自己是个聪明伶俐的人,就希望身边的人跟自己一样聪明,结果对方不是,自己就会失望痛苦。
自己是个有礼貌有修养的人,就希望其他人也跟自己一样有修养有礼貌,结果对方言语粗俗,自己就会失望痛苦。
自己是个干脆利索的人,就希望别人做事情也跟自己一样干脆利索,结果对方黏黏糊糊,自己也会因此失望恼怒。
自己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就希望别人也跟自己一样心存感恩,结果对方做不到,自己就会失望痛苦。
自己对朋友付出真心,就希望朋友也跟自己一样讲义气,结果对方做不到,自己就会失望痛苦。
自己喜欢安静,就希望别人都跟自己一样,谁要是喜欢热闹,自己就会烦躁厌恶。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这是个置之四海而皆准的公式,是他悟道的最大心得,也是此前任何人都不曾触及的角度和高度,不要希望别人跟自己一样,不要对别人有过高的期望和要求,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别人不一定能做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别人也不一定会喜欢。
世界之所以精彩,正是因为有各种不同,要豁达洒脱,一句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被传为千古佳句,实则这句话的格局并不高,我愿将心向明月就足够了,至于明月照哪里那是明月的事情,奈何明月照沟渠,怎么听都透着一股子幽怨和矫情。
做好自己,自己就会对自己给予肯定,没必要通过别人的肯定来肯定自己,对待工作认真,对待领导忠诚,对待爱情专一,对待友情真诚,对待父母孝顺,对待子女慈爱,所有这些难道是建立在对方给予自己回报的基础上的吗?如果是,请反省自己,自己并不高尚,只是希望进行对等的交换罢了。
天道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但如果只是自己明窥天道,一点儿也不告诉别人,那就成了孤芳自赏,独善其身,这么做格局可不高,为了让世人能够理解,只能用他们可以理解的方式和语言对天道进行描述,尽管不是百分之百的精准,至少他们能懂,如果他如实讲述天道,谁也听不懂。
自以为是几乎是所有人的特点,吴中元虽然留下了石碑,却并不奢望所有人会因此受益,甚至会有一些人对碑文嗤之以鼻,但他还是留下了石碑和碑文,他毕竟在现代生活过,总要留下点什么,能帮一个是一个,能叫醒一个算一个。
三丈几乎是三层楼的高度,他之所以留下这么巨大的石碑,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引起世人的重视的,还是希望世人能少些烦恼的,尽管世人并不知道留下石碑的人是谁,而他也并不需要别人感谢他,他只是做了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一剑啸天下
如果认真工作却没有得到升职加薪,请不要怨恨。
如果朋友需要帮助时你倾囊相助,而你需要帮助时朋友却推三阻四,请不要寒心。
如果对父母孝顺有加,而父母却偏爱其他子女,请不要郁闷。
如果你对爱人掏心掏肺倾其所有,而爱人却移情别恋,始乱终弃,请不要悲伤。
sd耽美同人后来之三井寿
不要因为被无情的辜负过,被狠心的伤害过,被卑鄙的算计过,就变成无情,狠心,卑鄙的人去辜负,伤害,算计别人,人生总会遇到狗,不要因为被狗咬过就变成狗,世上还是人多,只要不变成狗,迟早会遇到人,那才是同类,那才是朋友。
由于石碑过于巨大,很快便引来了农人的围观,不过他们并没有看到吴中元,因为吴中元隐去了身形。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很快相关部门也赶来了,对突然出现的巨大石碑进行检测,石碑矗立在麦田里,周围并没有起重设备碾压的痕迹,这可比麦田怪圈更神秘,到最后围观众人几乎是里三层,外三层。
吴中元就在附近,但没人看得到他,这给了他很大的启发,为什么一直冲不破天花板进入更高的层次,原因其实很简单,他还处于“有我”状态。
“我”是什么?我是主观,只要有主观,就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客观,在我看来,我认为,我感觉,我相信,只要加上“我”,就一定会带有主观好恶,就一定会带有立场和角度。
随便举个例子,受到地痞流氓的欺负,有些人选择躲避,有些人选择隐忍,有些人则选择反抗。选择躲避的人认为躲避是正确的作法,选择隐忍的人认为隐忍是正确的作法,而选择反抗的人自然是认为反抗才是对的,如果他们不认为这么做是对的,就不会这么做。
这就是“我”在起作用,同样一件事情,不同的“我”有不同的认知和理解,到底哪一种作法才是对的,很难确定,在选择躲避的人眼里反抗是愚蠢的作法,很容易受到伤害。在选择反抗的人眼里,躲避和隐忍都是姑息罪恶,会令坏人变本加厉,得寸进尺。
对和错是最没有争论价值的,因为每个人的立场不同,而且都带有自己的主观想法,只要带有主观想法,就会失去客观,客观都没了,哪里还有什么对错。
这就是“我”对格局和层次的限制,只有进入无我状态,才能冲破天花板,直飞云霄。
对于自己的感悟,吴中元并没有进一步的推敲验证,因为他早就发现自己正在进入无我状态,无我不是说自己消失了,而是不再受立场,身份,认知,固有思维的限制,完全彻底的超脱了。
想到此处,吴中元笑了,他终于完全彻底的悟道了,只有无我才能拥有更强大的力量,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不可能掌握天道的力量。
还得举例说明,如果他无法自黄帝的身份里超脱出来,一旦拥有了巨大的力量,就可能站在人族的立场戴着有色眼镜对神族和兽族进行打压,这是天道所不允许的,判案的法官必须是局外人,也只有局外人才能拥有判案的权力和能力。
水到渠成,瓜熟蒂落,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会引起质变,但是在质变之前,他还有一些旁枝末节需要推敲和前瞻,那就是自己进入无我状态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无我并不会导致他的消失,他还是人族的黄帝,只不过拥有了更高的格局,更宽广的胸怀,不再局限于人族立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客观公正的,左元神和右元神的存在是他对人性的保留,本命元神会超出人性,升格为天性。
想明白这些,吴中元心中释然了,但他并没有加速进入无我状态,此时已是傍晚时分,他施出瞬移现身于黄家村,随后两日他将自己曾经去过的地方都走了一遍,算是故地重游,也算是向自己曾经的生活轨迹道别。
吴中元感觉自每个地方停留的时间都不长,奈何去过的地方太多,不知不觉已是初五深夜,明天一早他就要走了,他再次瞬移出现在了城市的街头,坐在路旁看着闪耀的霓虹和晚归的路人。
四更时分,一个身穿便服的年轻男子突然出现在了吴中元的旁边。
感知到对方的金仙修为,吴中元歪头看了那年轻男子一眼,“我以为你不会见我。”
林清明正在燃点香烟,没有立刻接话,待得点燃香烟深吸了一口,方才出言说道,“我不知道这么做会产生什么后果。”
“只要发生的事情,必有其发生的原因。”吴中元说道。
“我现身阳间乃是擅离职守,不能滞留太久。”林清明说道。
“卯时我也得赶回去,”吴中元站立起身,“走吧,还有一个时辰,找地方坐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