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gpk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唐朝小白領 起點-第三百三十一節 葉氏家族(11)推薦-acte1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软剑宛如春日的杨柳一样,带着淡淡的柔软,触碰的时候却是可以将人的手腕给刺破,而芮登的长枪却是丝毫不在意,它似乎就是在跳动的一样,猛然一抖,却是触碰了这个软剑上,让它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叶檀的手腕一抖,这个软剑再次冲过去了,这次是对方的手腕,而芮登却是一枪就指着叶檀的胸口,似乎是要将他弄死一样。
砰的一声,两人的兵器碰在一起,而叶檀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不是因为他打不过对方,而是年纪大了,如果直接碰撞的话,很容易伤害他的身体。
而芮登却是感觉手上一麻,知道自己的力气不如对方,所以将长枪绕过自己的脖子,然后一个蟒蛇盘腰,直接就要刺中叶檀的大腿了。
而叶檀手里的软剑却忽然变成了一把很坚硬的长剑,直接就击中了这个枪头。
芮登刚要用力,却感觉自己的手里的长枪倒飞出去,竟然脱手而出,直接撞到对面的墙上,一个巨大的洞就出现了,而他的手掌竟然没有受伤,这个就需要很高明的技巧了。
“承认。”
叶檀的手猛然一甩,本来坚硬如铁一样的软剑一下子就变成了软剑了,然后一把就收回去了。
“你小子,还是如此的刚猛,不错,不错。”
芮登不过和叶檀过手几下,就冒汗了,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就是如此的直接和有力气啊。
穿越從鬥破開始 四季如東
不过呢,他这么大的年纪,能够有如此厉害的坚持也是不容易的,所以满脸的笑容。
“还是您老承让。”
叶檀笑呵呵地说道,然后走到小树边,取出这个小竹篮子,走过来,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包裹递过去道,“辛苦了,要记得补充肉食。”
“是门口的那家?”
芮登一吸鼻子,就闻到了这股子香味,不由得笑着接过来问道。
“嗯,没有想到我们这里的肉食做的也不错。”
叶檀笑呵呵地提着篮子,看着他说道。
“能不好吗?这些年,书院里虽然有你们那里的拨款,但是呢,大部分还是自己赚钱的,他们知道这里出产的东西是最好的,所以都愿意过来,而哪些喜欢做生意的人也是从太极楼学会的,不过呢,你小子倒是不错,没有让他们藏私,让我们这些平时晚了一点没饭吃的老家伙有一个地方吃饭,不错,不错。”
“呵呵,有些东西就是需要大家一起享用的,否则的话,当初我为什么要出来啊,就在叶家村,可以说是什么好日子没有啊。”
“这就是老夫认可你的原因,虽然你只是个侯爷,但是呢,你的心胸可以说是和皇子相比了,只是可惜,你不是皇子,你如果是皇子的话,以后大唐的命脉还可以传承多一些年头,不过,这都是命啊。”
芮登的话,可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当初李世民和他聊天的时候说过,他虽然是这里的武术教头,不过呢,他时常也会回去长安,和李世民聊聊天,这个东西是知道的。
但是呢,现在李承乾做的也不错,但是呢,李世民发现了李承乾的一个问题,这个哥们如果平时做的话,会滴水不漏,但是呢,喜欢较劲,这样的人也许是个好皇帝,却不会是一个长寿的皇帝,因为皇帝有的时候就需要和稀泥,或者说是将一些不好的事情当作看不到。同时呢,你以为皇帝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妃子?真的以为就是所谓的好色吗?不是的,有的时候,为了平衡朝廷的各方面的势力,你就得弄一些女人进来,这个算是一种无奈的幸福吧。
“每个人都想要得到东西,如果没有人付出的话,我们大唐会存在吗?我们炎黄子孙能否传承下去,靠的可不是自私,而是放开,但是呢,一个国家想要稳定,就需要律法,就需要遵守,就需要让听话的人,做事踏实的人可以活的很好,而哪些喜欢占便宜或者喜欢捣乱的人都应该清理,否则的话,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人愿意这么辛苦地工作啊。”
“你啊,你,我就知道你会猜到,不过呢,对于自己的手足还是轻点吧。”
“这句话是李师还是青雀告诉你的?”
叶檀看着他无奈地摇头,不由得笑着问道。
自在嬌鶯
“你以为呢?”芮登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
“人生有些路可以走很多次,有的路却只能走一次,如果不能保证大部分的人的利益,那么,这个存在的地方就没有必要了,,前隋为什么没有保留下来,很多人都说是皇帝荒唐,可是汉朝的时候,荒唐的皇帝少吗?为什么人家可以坚持下来,是因为百姓得到的太少了,既然吃不饱饭,就应该反抗,而我现在能让松洲的一切都垮掉吗?我辛辛苦苦地弄出了这么多利民的好东西,一句乡亲,就可以得到所有的东西,我是他们的爹妈吗?”
“好了,我就不说了,你走吧,我知道你不是来找我的。”
芮登不是一个口舌很厉害的人,就点头,然后走到墙边抽出长枪,慢慢地溜达离开,神态非常的有感觉。
而叶檀看着他消失的背影,一直等到他不见了之后,忽然转身,脚下一动,就到了离石这里。
离石是个高手,但是呢,人长得就是瘦弱,而且平时话也不多,所以,很多时候都是一个普通的糟老头子,所以,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身手。
他正在那里修行养身的动作,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子寒气冲过来,手一动,手腕上就出现了一根类似蚕丝一样的东西,朝着叶檀绕过去了。
叶檀的速度极快,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后手里的蚕丝竟然跳起来了,直接就绕过了对方的脖子,将他控制住了。
“不知道叶侯何意?”离石却没有担心,而是反问道,对于他来说,自己知道的不少哦。
“田襄子什么时候回来?”
叶檀最近忙了不少事情,但是呢,这个事情,他一直都记得,田襄子虽然是个神经病,但是呢,却是个有价值的神经病,自己需要处理的很多事,都需要他。
“我不知道。”
离石虽然是田襄子的弟子,可是这个人却不盲从,反而学习了对方的一些事情之后,开始自己的发挥了,这个才是厉害的人物。
西遊鬥戰聖佛很
“他都走了两年了,竟然还没有回来,难道让我去找他?还是说,他已经回来了,你是暗探,时刻观测这里?”
重生之金瞳妖妻
叶檀的手指微微一抖,蚕丝就变得很紧了,如果继续拉下去的话,他的脖子就不见了。
“田师离开的时候,说过最多四年就会回来,如果不回来的话,肯定是死在那里了,而且他走之前,已经将门派给解散了,现在大唐境内已经没有任何的这样的地方了。”
執掌天劫
“是吗?你好聪明哦,不过呢,我记得感业寺哪里还有一个吧?”
叶檀的话让他的脑袋一动,眼睛里射出了之前没有的光芒,忍不住抬头看着叶檀道,“侯爷知道的不少啊。”
“天下虽然大,可是呢,所谓的隐士还有什么其他的神秘的神仙到底有多少?你以为我这些年培训的这些人干什么的,都是为了你们啊,我知道你们不老实,那么,我就想办法消灭掉,否则的话,我百年之后,我的孩子怎么办?你们的那些人都是神经病,做事什么的不行,但是呢,喜欢搞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既然你们愿意玩,我就陪你们玩玩了,你放心,我到时候会斩尽杀绝的,毕竟,你们是有神仆的,是不是?当初我从长孙无忌家的别院里就遇到过,你们的做的挺有意思的,什么残忍玩什么,什么恶心弄什么,什么奇葩做什么,你们算是人吗?你们以为自己是神仙?可是你们算吗?算个屁吧,我不知道其他的人如何做的,我也不想知道,但是呢,我知道,你们当初将杨广玩的挺惨的,当初你们如何给他承诺的,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吗?我知道的,只是呢,你们最后舍弃了他,还让自己的手下宇文家的人杀了他,你们好厉害哦,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派人将你抓起来吗?”
叶檀的一番话,让离石感觉自己的身体都没有衣服了,这个家伙太过残忍了,他们这些所谓的世外高人,从春秋战国的时候就存在了,可惜,一群神经病觉得自己是神仙,所以什么恶心的事情都做的出来,将朝代玩耍的非常的顺手,真的非常的可怕。
“不知道叶侯想要什么?我们的内部名单?”离石可能是被刺激的太过分了,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看着叶檀,对于他们来说,这个世界根本就是一个混沌的世界,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掉的。
“你想多了,我之所以留着你,是因为田襄子等人带回来的东西很重要,如果他们将东西带回来了,那么,我会给他们一个全尸,如果带不回来的话,我就告诉对方,什么叫做倒霉催的事情,到时候,你们这些所谓的世家,在我的眼睛里有个屁用,既然没有用的话,就全部都去死吧。”
然后说完这句话,他一松手,那根蚕丝就落在了离石的脖子上,然后他从小篮子里取出一个小包裹递过去,笑着说道,“好好地养着,我不喜欢鞭尸,我喜欢切肉,听说你们都不知道疼的,我就爱这样的人啊。”
“哈哈……”
叶檀笑着离开,而离石手里拿着这个小包的肉,却是脸色微变,因为叶檀他们查了很多年了,都是没有消息的,但是呢,这个人肯定是有师承的,很多人都觉得他应该是得到了神仙的传承,否则的话,他之前不过是个叶家村的一个普通的娃娃,怎么会如此的厉害呢?可惜,这些年过去了,无数的隐世家族的人都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的发现,但是呢,越是如此,越是让他们疯狂啊,这不是神仙是什么?
松洲里这样的人不是没有,但是呢,不是很多,为什么,因为叶檀的脾气不好。
天色已经大亮了,因为没有学生,所以,四周很安静,看着四周的这些楼房,叶檀觉得自己走在的地方不是什么古代,而是自己的大学生活。
歷史的鄉愁 熊召政
图书馆门口站着一个人,叶檀走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是一个老者,是李纲的一个老仆,叫做李树,算是跟了他不少年的人了。
看到叶檀的时候,笑着点头道,“你来了?”
狂妻來襲:帝少請接招
“上面有酒吗?”
叶檀看着这个地方,说真的,一股子严肃冷清的感觉来自这里的。
“没有,老爷说了,这里不能有酒,对于书籍不敬的。”
“果然如此,那你去准备两杯果汁,李师在几楼?”
叶檀点了点头,有些事,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你需要认识的东西不少哦。
“三楼第一个房间。”
李树说完话就去准备了,这个东西在这里是有的,漫山遍野的野果,如果浪费了岂不是可惜吗?
珍珠蝶夢
叶檀一脚就踩在了这个巨大的大理石上,然后慢慢地走了进去了。
三楼不高,这里没有电梯,所以只能一步一步地走过去了,叶檀感觉到这里的环境就是的寂静,这么生活的话,可以让人觉得读书的珍贵。
到了三楼,第一个房间,是个阅读房间,这里的书籍不多,门关着。
他轻轻地一伸手,就将给打开了,然后看到了一盏油灯正在那里点燃,而在桌子的后面一个老者正坐在那里,满脸的疲惫,面前是一本论语,可惜,他却没有看进去,就是看着前面的桌子,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非常的奇怪的感觉一样。
这样的人一般都是要么进入状态了,要是就是傻子。
要是平时的话,叶檀绝对不会去叨扰他,可是呢,此时却不能不这么做了,如果让他继续下去的话,这样的人就会被这样的心神让自己的身体垮掉。
人生有的时候,就是如此的奇妙,身体支撑着我们的精神,精神却可以决定身体的痛苦,至于到时候如何了,那么就不知道了。
人生如此,辛苦与否,谁又能知道呢?
“李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