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h4f引人入胜的小說 《狂暴逆襲》-第二六九五章 認錯人了?相伴-1l8na

狂暴逆襲
小說推薦狂暴逆襲狂暴逆袭
这个时候,奴不甘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而是以林太上的名义,站出来说话。
两具肉身,都是以林太上的肉身为模子制造出来的。
现在奴不甘的形象,看上去和天机族一点关系都没有,加上他随手而来的神通秘术神术什么的,根本就不会有人怀疑,他的灵脑神魂,竟然是一个异宇宙的战王。
此时发声质问,似乎气愤得不行。
林爱狗此时一把将夜深沉拉到身后,这让夜深沉感觉到了主人的关爱,心中就有些甜蜜蜜,眼神就有些飘乎乎。
林爱狗乃是赤子冰心,本身感应到了这个自称太上的家伙,很是不凡。
加上他怎么感觉,怎么就觉得,这个老家伙有些熟悉的样子。
但是,分明从来没有和这样一个人有过一面之缘。
这让他谨慎起来。
“这位……阁下,请你离开这里。
这里乃是我等的战利品,已经被我等占据,你要寻找机缘,可以去其他地方!”
奴不甘哪里会走?
此时盯着林爱狗看着,对于他施展出来的极度深寒,有着不一般的惊悚。
当然,他的肉身要还是原本自己的,虽然也一样要郑重对待,但是还不至于惊悚。
这具肉身,扛不住这小子的冰系神通。
而且,他的精神力感应之下,这个梳着马尾辫,装束和行为举动,都和林西十分相似的小子,似乎和传说之中的赤子之心有些相似。
看那双眼睛吧,犹如可以透视万物,清澈如冰玉,光明如太阳,似乎一眼就能够看到人的心底,看出自己的所思所想。
这太惊人了。
赤子之心,这是放到每一个宇宙之中,都难得出现的妖孽。
赤子之心觉醒,甚至意念都能沟通天道,成长就如长了翅膀一般,直接飞起。
这个九沌大陆真的有些意思啊!
连各大宇宙,无数万年都难得一出的赤子之心都出现了。
看来那大易神王,也真的是找到了宇宙本源的准确位置。
根据本王的揣测,十有九的可能,银河宇宙的本源,就在这片大陆上。
要不然,大易那狗神王,怎么舍得自爆肉身,组成血肉封印,将这片大陆封印起来?
特种近身高手 半枝烟
宇宙本源所在的大陆星辰上,出现一个赤子之心,也是应有之义吧?
此时,本来苟延残喘,只想回归天机宇宙中央星河的奴不甘,心中一片火热。
“抓住这个拥有赤子之心的小子,让他去感应宇宙本源的具体位置,是不是本王就有那么几分可能,将宇宙本源抢到手中?”
心中这么一嘀咕,奴不甘看向林爱狗的眼神,就热烈起来。
“这位烧年,我观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目若星辰,鼻如山岳,有成就宇宙至尊主宰之势。
本太上愿意追随你,在你还显弱小之时,为你保驾护航,让你飞速成长。
你看如何?”
嗯?
怎么赶脚这老东西开始忽悠老子了呢?
老子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成为什么宇宙至尊宇宙主宰的。
老子就是想跟着二狗老大,开开心心开矿挖宝,将来娶夜……娶一个美丽的神女当老婆而已。
然而但是,夜深沉不淡定了。
立即从林爱狗身后转到前面,两只黑暗的眼睛,散发惊人的光芒,欣喜道:
“老小子,你也看出来了我主人的不凡?
难道你还会算命看相,预测命运?”
奴不甘此时,直接眼睛微眯,掐着手指,一通的算计。
最后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状:
“哎呀,这位神女,你这命运好的不得了啊!
竟然在未来,会是这一大宇宙至尊主宰的后妃。
哎呀,老朽在这里预祝后妃娘娘与宇宙至尊,龙凤呈祥,永生好合!”
請君入甕
唉呀妈呀!
夜深沉立即双腿发软,整个身子,就朝着林爱狗的怀里倒去。
“主人,奴婢真的是好幸福啊嘤嘤嘤……”
林爱狗也有些懵了。
此前夜深沉因为自己拥有赤子之心,直接就放下了身为大神将主神境强者的尊严,甘愿为婢。
此时又窜出来个有的没的老家伙,也要追随自己。
老子这是……真有成就宇宙主宰的傲人之姿?
谁人心中没有一个强者梦想?
谁不想成就宇宙至尊宇宙主宰,永生不死?
但是,这宇宙都有成住坏空的时候,永生……这特么不是忽悠人吗?
手脚发麻,心跳如鼓的林爱狗,一把就将夜深沉推了出去。
星空下的极道 荒天空
“你个贱婢,休要玷污老子的心灵。
你个骗子,在此忽悠老子,你是想死吗?”
林爱狗本能地就觉得,这老东西在给自己下套子。
被夜深沉仰身倒向怀里,差点就迷失了本心。
此时心脏之中,一股寒意涌出,立即就神志清醒,怒视奴不甘。
夜深沉差点被林爱狗一把推倒在地,此时委屈得眼泪汪汪,尖叫起来。
“主人不要冤枉好人,只要知道您拥有赤子冰心的,谁不想跟着您混出个神模狗样来?
更何况,这位先生,说不定人家就身怀命运大术呢是吧?”
此时,被林爱狗一顿抢白的奴不甘,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
摸着自己的下巴,淡然一笑。
“本太上,虽然没有身怀大命运术。
但是天机推演之术,还是比较精通的。
既然烧年你不信,那我就掐指一算,算算你的过去现在,说错一件事情,算我输,可好?”
林爱狗才不信这个满嘴忽悠的老东西。
他觉得,自己既然拥有赤子冰心,任何想窥探自己记忆的行为,都等于找死。
至于夜深沉,那可是至少极境上位神的神识,想要读取她的记忆,除非直接搜魂,否则怎么能够知道?
他目前的神识,也就是巅峰中位神的样子,怎么可能知道,眼前的这个老家伙,其实没有识海,没有神格神识,只有灵脑和精神力?
而且,战王境界的精神力,他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梯度。
感觉这青龙之墓当中,就不会有人,能够强得过二狗老大,其次就是这夜深沉之流大神将了。
然而,虽然嘴上这么说,心中的感应还是很不舒服。
怎么有一种看不透这老东西赶脚?
心中的警惕,不敢放松。
“滚你的蛋吧!
还掐指一算,你怎么不说,你的神识厉害,在我和这贱婢不察之下,已经读取了我们的记忆了呢?”
嚓!
这赤子之心,真的感应得一点不差呀!
奴不甘差点就失态了。
就像林爱狗说的那样。
一个极度深寒之后,这个神通并没有蔓延出来。
至少林爱狗和夜深沉的身前,是没有冻结的。
所以,刚才他闭眼掐指,装模作样之时,已经将精神力悄然蔓延过去,读取了林爱狗和夜深沉的记忆。
所以他敢说,能够算出来,林爱狗的过去现在所有经历来。
然而就在奴不甘准备继续忽悠之时。
金属巨门上的窟窿之中,倏然一个波动。
眼前出现一个马尾辫少年。
“林……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