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dc7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719章 棠梨那撥仍然最優秀的年輕人(+13/19更)分享-lhxob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这座历史算得上悠久的高中校园里,安静得仿佛只有似火的骄阳不曾忘记它。
方年没有接陆薇语的话,而是转移了话题,笑着道。
“别看学校不大,不过历史很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1940年左右。”
陆薇语眼睛一转,四处打望:“一栋老建筑都没留下?”
见状,方年莞尔一笑:“也没有,之前特地了解过,学校85年才搬到这里,校门口那一排老的教师宿舍是当年盖起来唯一留存到现在的楼;
早两年其实有不少老楼,后来因为维护成本、使用不便等因素拆了一些,再加上去年初捐的那100万,现在只剩那一排部分外表看起来光鲜的楼了。”
听着方年简单介绍着这座学校的历史,吹过的风卷起纸屑四处飞舞;
只是因为方年的关系才生平第一次来到棠梨八中的陆薇语莫名感到了一丝暮意。
嘴上喃喃:“大概再过两年,这里就不叫棠梨八中了吧?”
“应该会叫棠梨中心中学。”方年平和道。
陆薇语望着方年:“不会有些遗憾吗?”
“学校还在,名字不一样又没事。”方年懒散道。
然后拉着陆薇语特别找到当初经常伏的栏墙位置,换上嬉笑的嘴脸:“以前下课后我一般会在这里伏着看走出教学楼的女生们。”
“起初还觉得八中的女生花三年都看不完。”
被方年拉着站到栏墙前的陆薇语一听这话,忽然一副认真模样道:“以前我觉得我们为什么没早点遇见,现在只觉得幸好没有,如果是那样的你,我可能看不上;
我读高中的时候也是这种类型的教学楼,特别的不喜欢那些伏着栏墙吹口哨或怎样的男生,觉得极其幼稚!”
听陆薇语说着,方年揽住她的腰肢,傲然道:“哪有那么多如果,现在反正是到手了,你再说一句幼稚看看?”
“不敢、不敢了。”陆薇语眼睫毛忽闪忽闪的眨动,故意柔弱道。
看着近在咫尺的陆薇语,看着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站在这个地方,方年忽然吞咽了下口水,喉结连续滚动了好几下。
方年想到了那些在重返人生之后才忽然有的各种与陆薇语一起的幻想。
以及那些午夜梦回。
那些灵魂深处的眷恋。
只有方年知道,这一刻的陆薇语对他来说有多大的杀伤吸引力。
脑子里念头百转千回,方年咬咬牙,忽然道:“那,那什么,我们走吧。”
见状,陆薇语眉目一转,脑袋忽然前倾,将自己的脸凑到了方年眼皮子底下:“先生慌了?”
陆薇语呼出的气打在方年脸上,痒痒的,方年脑袋往后缩了缩:“没,没有。”
“嗯~先生不对劲呀~不会~”
“走,了。”
陆薇语忽然将嘴唇子砸到了方年脸上,眉眼间全是‘偷着腥’的得意:“是不是~心动了呀?”
“哎呀,大庭广众的干嘛呀,走了走了。”方年慌忙的摆着手。
陆薇语眉毛轻轻挑动,声音忽然低了下去,有些挠人:“哪有,现在操场都没人……”
“赶紧走了。”方年催促道。
陆薇语低低的应了声:“好。”
接着拉住方年的手,三两步到了楼梯间拐角处。
一下顿住脚步。
不等方年反应过来,陆薇语忽然推搡着方年,然后就来了个壁咚。
方年眼神飘忽了起来。
“……”
好片刻后,陆薇语看着方年的脸,满脸顽皮的笑着:“是不是忽然感觉体会到了高中时曾想过的‘野望’?”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
迎着陆薇语直直的眼神,方年只得无奈点头。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陆薇语总能忽然感觉到方年身为男人特有的某些小‘趣味’,偶尔还会故意无限放大。
譬如今天。
倘若棠梨八中换做是类似于复旦那样的大学校,树木丰茂,怕是没这么容易收场。
即便是现在,方年都能听到陆薇语的心跳声。
能让半坐在自己身上的陆薇语感觉到立。
低头却只能看到本来不起眼,现在却分外突出的那些像雪花一样的白皙。
“是不是觉得很可惜呀?”陆薇语故意挺了挺胸。
“……”
方年一下子觉得口都干了。
“别……闹。”
好在,这时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转移了方年的注意力,他赶紧摸出手机。
一看是李安南的电话,立马松了口气。
“在超市还看到那辆路虎路过,眨个眼的功夫就不见了,去县城了,还是别人开的?”
“我开的,一会去找你。”方年简单道。
“……”
说两句就收了线。
见状,陆薇语笑了笑:“好吧,走,走。”
“……”
回到车上,方年才问道:“怎么忽然想要这么做?”
陆薇语眼睛眨了眨,探头到驾驶位:“帮你擦擦唇印。”
她不怎么会搽口红,但刚才依旧留下了天然的唇印。
然后认真想了想,才回答:“能切实体会到你更潜在的真实情感,因为有时候你真的太耀眼了。”
闻言,方年忽然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其实耀眼只是我为了让自己可以站在你身边。”
“是吗?”陆薇语眉眼浅笑,“我就不一样了,能像影子追着光那样跟在你身后就好。”
一听这话,方年忽然坏笑起来:“这可不太行,起码也是我在后啊。”
陆薇语呼吸一促:“……”
“是我输了。”
“……”
…………
…………
路虎沿着学校围墙边上的车行道离开,不两分钟就又停了车。
棠梨镇上比较显眼且不重复的地方是唯一一个十字路口。
刚通完电话的李安南就在东南侧的桌球台边上看人打桌球。
见到方年跟陆薇语一起下车,李安南笑呵呵地打了个招呼:“薇语姐也一起回来了啊。”
“……”
方年跟李安南一如往常,有一搭没一搭的唠嗑。
“你们是去学校了?”
“嗯,小语说想去看看。”
“还行吧?前两天刚好去看了眼,几个楼都盖了起来。”
“挺好。”
“今年考得不行啊。”
“只能说正常发挥。”
“……”
说着话,陆薇语递过来两瓶冰水。
李安南赶紧道谢:“谢谢薇语姐。”
“客气。”陆薇语摆摆手,笑着道,“语淙没回来吗?”
闻言,李安南小意回答:“回来好几天了,比我早。”
“我就是回家溜达一圈,过两天就得回申城。”
正说着话,传来一道喊声:“哥!”
路口另边厢的邹萱就跑了过来。
靠近后,邹萱双腿站得笔直,乖巧得跟陆薇语打招呼:“薇语姐姐好。”
陆薇语笑着打了声招呼,有些不解:“你怎么也在棠梨。”
“今天赶趟啊。”邹萱理所当然道。
逢月初一号以及逢五逢十,棠梨都会形成比往日更热闹的集市。
茅山宗 萧莫愁
陆薇语恍然:“哦。”
“今天只要愿意等,你都能比过年那会看到更多我的高中同学。”方年笑笑。
陆薇语轻笑道:“行,你咋说咋是。”
“那等着看!”方年乐了。
“……”
现在的棠梨经济还是不太好。
比如方年的同学里面自己开车的甚少,比如连李安南李总都没车开,倒是骑摩托的已经有不少了。
一般逢集市,会有大多数人陪父母或者爷爷奶奶过来,因为只有这天才有更多更方便的班车。
平时等车能等半个小时以上。
集市一个月也就整六七次,是大多数家庭购买家庭生活物资的重要时候。
譬如购买新鲜的鱼、牛肉、蔬果以及粘鼠板等一些小零件,往往只有这时才会有。
虽然现在棠梨也有了两个超市,但新鲜食材依旧不太好买。
其中平常最难买的就是活鱼,因为平常时候的活鱼种类很少,单一到只有草鱼,而且基本是进气多出气少的那种。
别说现在是2011年,方年知道的是哪怕到2021年也没改善太多。
偶尔平常时候去大坪、棠梨这种镇中心集市也买不到多样的鲜鱼,甚至晚一点连新鲜猪肉都买不到。
有时候仔细想想,这也算是关秋荷初到棠梨后最难以接受的地方之一,以至于自闭又喜怒无常。
天天就能搞到点辣椒炒不太新鲜的猪肉,不太新鲜的猪肉炒辣椒,翻来覆去的吃,这对一个从小到大养尊处优的富二代来说,其实也挺难的。
要不就是土豆、菜花、茄子、土豆。
至于后来方年去关秋荷家吃饭时,总能吃到一些新鲜食材,这还是关总被逼以后,找了人天天从桐凤甚至从遥远的他方带来的。
“……”
起初陆薇语对方年的说法很不以为意。
年初春节时那可是同学聚会,不老少人呢。
能跟一个普通集市比?
正好也不着急回去。
于是,在接下来的半个来点里,方年跟李安南俩玩着桌球,来往打招呼的人就有二三十来个。
光是聚在这里没走的就有李雪、柳漾、李军等人。
还有陆薇语念叨过一句的林语淙,这把她都给看呆了。
她寻思要不是刘惜昨天已经跟谷雨回了申城,怕不是也能遇上。
偏偏方年这时还故意怼她:“所以说你这种大地方来的人是理解不了我们这种小地方的某些特性。”
“我的我的。”陆薇语连道。
“……”
说笑间,李安南极有眼力见的找店家借了几条椅子,特地多给了几个小时的包桌钱,有人乐意玩就玩。
他们这一伙人坐在街边边上唠起了嗑。
“安南现在真会省钱,大概是成本最低的扯闲谈。”方年赞扬道。
李安南搔搔头,颇是不好意思:“没有没有,就刚好大家站累了嘛。”
“……”
眨眼间方年是高中正好毕业两年了。
连邹萱都在北大上完一整个学年了。
每个人都有变化。
说说笑笑的,身为曾经的班长,李雪关心起了李军。
听李雪问起,李军大喇喇的一挥手:“现在学网络,暑假就几天假,我就回来看看;
反正这行来钱十分快,我们学校有好多一毕业工资就三四千四五千的人。”
说着,李军一脸百感交集的样子:“我算是明白了,IT行业才是钱途,金钱的钱!
培训机构教的东西非常多,这三个多月我都能自己配置大型核心网络了!”
李安南笑着附和道:“IT行业确实很挣钱,还好我学了个编程,也算是IT。”
“确实。”李雪也跟着附和,“听说IT不太适合女生,上班以后熬夜太多。”
“……”
李军在莞城等地攀爬打滚了一阵后,老老实实听了劝说去了培训机构。
视野一下被打开了。
这次也是回家休不了几天——培训机构其实很少有暑假一说。
相比之下,王成现在是跟着长辈在各个工地混口饭吃。
跟王成这样类似的还有不少男同学,比如李安南提过的朱元。
然后又扯到了林语淙身上。
华东政法毕竟是双非大学,外行人听起来就很普通。
连方年当时都觉得很普通。
林语淙也没多解释,就说自己普普通通的上上课,申城花销高,也不太出门啥的。
李安南:“……”
嗯,您是不太出门,一出门带着一个律所都!
唠了半天后,李军忽然好奇道:“话说,薇语姐是干嘛的?”
他也是跟着大家喊的薇语姐。
一听这话,方年立马来了精神,大手一挥:“我跟你们讲,这个陆薇语啊,现在是复旦哲学系的在职研究生啊!
还是那个很出名的前沿公司里面的一个管理,特别的牛啊。”
“哎呀,别的不说,我这上大学的两年里,不愁吃穿,那叫一个活得优渥!”
“对了,一直都忘了显摆……”
说着,方年一晃左手,手腕上那个在太阳下折射出璀璨光影的爱彼皇橡吸引到大家注意之后。
方年才好整以暇道:“这就是她送我的,爱彼皇家橡树,好几十万的表呐!”
“嘿,我跟你们说,以后我们男生找对象,就得找这种富婆,那软饭吃起来就一个字,香!”
说实话,要不是李安南跟林语淙多少清楚点内幕,都得跟李雪、柳漾、李军他们一道信了方年的邪。
陆薇语抢在大家前面,赶紧晃着手开口道:“真不是方年说得那样,我就一个打工的。”
“是吧?”李军、李雪她们显然是不信的。
方年没给陆薇语再说话的机会:“我反正觉得现在这社会不一样了,像我们这种地方出去的男生得学会吃软饭,女生吧,就只能自己努力了;
就比如陆薇语吧,如果不是有点钱,我才看不上她,那她得单身多少年啊!”
说着轻咳两声:“不能说多了,再说这软饭就不香了……”
说得李安南跟李军几个男生哈哈一笑。
李雪适时岔开了话题:“邹萱,在北大感觉怎么样,刚好去上了一年学了。”
“我,我啊?”邹萱指了指自己,有点意外忽然带上了自己,不太确定地道,“就……上课?”
她这个从棠梨八中出去的北大生,大概率会成为棠梨八中的唯一。
闻言,柳漾忽然挑起眉头,略有兴奋道:“原来是你在北大上学啊,我都不知道耶。”
“京城那么多好玩的地方,别光是在学校啊,一周也就那么几节课,大把时间哦~”
“我们加个轻聊好友吧,你有轻聊的吧。”
邹萱掏出手机,跟柳漾加上轻聊好友,嘴上道:“不过我很少出学校,其实课业不算轻,选课选多了。”
“没事没事。”柳漾满不在意的晃着手,手臂上连成排的配饰发出丁零当啷的脆响。
自打去了京城以后,柳漾就成了棠梨这旮旯最时髦的人。
一开始只是发型发饰衣着的变化走在时尚前面,然后发展到配饰的变化。
以及语气神态上的变化。
连坐姿都额外飘着一些。
身为网络工程师在读的李军忽然插入话题:“现在出了个新的聊天软件叫陌陌,我们培训机构的老师说是奔着轻聊去的。”
李安南接过话头:“不是还在内测吗?”
说着掏出手机,给李军看了下:“这个?”
“我看看……你居然有内测资格啊!”
“看到就申请了下。”
“这么牛的吗?”
“……”
“咦,这软件是不加好友也能聊天?”
“……”

======
PS:月底了,求个月票~没想到这个月居然有个达成5000票奖励稿费的活动,对扑街来说总是很有杀伤力,看这架势,今天12点前2更稳了,本章近5000字,不短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