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k3t火熱都市异能 皇兄萬歲 起點-9.八卦聚靈,劍仙護陣(二合一)鑒賞-ah2gm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师…师叔??!”
赵腾老师只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但面前这位令人尊敬的老者,显然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样子,而是继续吩咐道,“老夫代师收徒,所以这位齐墨小先生,今后便是我听雪学院阵道传承的掌舵人了。
小先生初来乍到,许多事还不清楚,你需得尽量配合。
但,此事便不要告知那些小辈了,也不需张扬。”
赵腾:…
他深吸一口气,心底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带着进来的年轻人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师叔,而且还是去掌管阵道。
此事太过匪夷所思。
刚刚他可是还在指点着这学子要懂得礼仪…
妈的,什么事啊?
天价前夫
这是日了野狗了。
即便是这书院的老师,心底也忍不住爆出粗口。
但他还是侧身,恭恭敬敬地对着夏极作揖道:“小师叔。”
夏极微笑着点点头。
赵腾起身,深吸一口气,努力地让自己平复了下来,然后道:“请问院长,我需要通知其余师妹师弟或是同僚么?”
欧阳穆想了想道:“让他们过来吧,我亲自与他们说。”
“学生明白。”


片刻后。
二十余名书院老师出现在了这山中小阁楼前。
一行人先是行礼,然后…则是被欧阳穆直接告知了这件事。
顿时间,这二十余名学院老师和之前赵腾的表情、心情一模一样。
无非就是和野狗的体位略有不同。
一个个古怪地看向夏极。
“师…师叔?”
“还是阵道的小师叔?”
众人震惊之余,却还是没有忘记行礼,同时也记下了夏极的模样,之后他们在书院里自然会提供相应的支持。
待得这些年岁各异的老师们返回学院后,
秋日山道,便是恢复了原本的安宁。
欧阳穆道:“小先生,随我来吧…入我儒门,自也需些礼仪。”
夏极点点头。
他随着这老者走入小阁。
而小阁之后竟还是别有洞天。
霜叶飞旋,铺出枯黄的幽静小道,落叶有声,却更显无声。
两人踩踏过这道路,脚下发出“咔咔”作响的声音。
因为无需昭告天下,所以“代师收徒”的礼仪并不复杂。
主要流程便是祭祀先人,焚香而拜。
夏极知道根本没什么先人,死了便是永远消失了,但他也没多说,而是遵循着流程,完成了礼仪。
待到结束后,欧阳穆看向夏极的神色便是更显亲近了。
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是很注重门派与出身的,一朝入门便是自己人。
而即便是正道出生、为非作歹的大魔,也绝不会失去自己出身的约束,便如“虎毒不食子”一般,对曾经的师弟师妹师父,绝不会轻易出手。
人心底,总是有些底线和净土的,否则和没了理智的畜生有什么区别?
之前,欧阳穆和夏极虽然说着代师收徒,但毕竟没有完成仪式,总归还有些距离感。
如今,随着夏极走完流程,这距离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婚心蕩漾:老公好兇猛 風信子
老者也不问夏极的秘密,只是温和地笑道:“小先生,既然已近中午了,就来后山随我一起吃顿顺便餐吧。”
夏极看看天色,万里霜天正中,悬着那并不耀目的太阳,便是点点头笑道:“有劳师兄了。”
老者听到“师兄”两字,哈哈一笑,再不多说,抬手指天,轻轻道了声:“风来。”
话音刚落,便是一阵山风偏离了原本的方向,往上卷起,
在卷起的过程里,风力越发增强,随后竟是化作一只无形的大手,
那大手探入云端,从两人头顶飘过的云朵里扯下一片。
那云朵竟似有了生命般,从天空飞来,飘落到了两人脚下,直接载起了两人。
霸道婚寵:BOSS大人,狠狠疼 鑫鑫麻
旋即,老者抬指一点,云彩便是向着他手指指着的远处,飞掠而去。
脚下风景皆已小,山河俯瞰入眸中。
云上,欧阳穆侧头看了一眼夏极,只见后者神色平静,至始至终更无半点慌张或是惊讶之色,心底更是暗暗感叹。
他本来还想问一句“小先生,你看我这言出法随的法子,可能入眼?”
略作思索,他决定还是不问了吧。
这点小神通有什么好嘚瑟的?
奇幻世界:冒险之旅
万一又被师弟给打脸了呢?
两人立于半空,腾云驾雾之间已到深山。
从高俯瞰,这苍云山的深山之中竟然有一块“沙漠绿洲”样的竹林。
明明是秋天,竹林竟然未曾枯黄,依然是新春翠绿的模样。
竹林里,一个贵妇人正在抚琴。
云层落下,
那贵妇人才抬头,
可见到云层上除了欧阳穆,居然还有个少年郎,便是一愣。
然后听到老者介绍“这是他的师弟”…那贵妇人更加震惊了。
但她也没说什么,只是转身去竹林深处炒了两个小菜。
这贵妇人便是欧阳穆的妻子——慕山水,亦是如今北唐天子的亲姐姐。
由此可见,一个王朝和书院之间的关系,真的是千丝万缕,密切的很。
饭后。
老者带着夏极回到书院,并说让他需要“八卦聚灵旗”时随时到他这边来取。
随后,赵腾再次到来,带着夏极去到了阵道传承所在的峰宫。
这一处依山而建的学宫虽是冷清,但也干净。
宫内几乎没人,只有两三个维持着宫殿干净的侍女,以及几个值守于重要建筑前的守卫。


夏极折腾了一天,看看天快黑了,就骑马回了凉州城。
妙妙正在忙晚饭,今天她特意买了点肉,想着无论夏极能不能进书院都得吃点儿好的,见到夏极回来,她明明心底紧张的要死,却装作若无其事地问:“怎么样?”
夏极生怕吓到妙妙,便很本分地秉持着“你问什么,我答什么”的原则道:“已经入了听雪书院。”
妙妙舒了口气…
这些天压在她胸口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挪开了。
余生念你渡光阴
本来她还在想着如果自家弟弟入不了学院,那她只能带着夏极再来一次搬家、重新去往碧落书院再试试了,但到时候两人的经济必然会处于极度拮据的状态。
现在好了,这担忧没必要了。
于是,妙妙就和老娘似的,叮嘱了两句:“得好好学。”
夏极笑笑,应了声。
他坐在桌前,侧头看向窗外。
窗外屋檐下,那石头压着的纸页依然在飞着,显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问答”。
他好奇地起身,过去抓开石头,看了一眼纸页。
纸页上写着:东海天剑一脉,白辰雪,想与道友一见。
夏极神色动了动。
东海天剑一脉?
这岂不是应该就是按照原本轨迹收了妙妙的那位剑仙?
这等剑仙身上自然有着妙妙的大机缘。
或是剑法,或是其他什么。
果然,妙妙这样的天命之女注定会遇到剑仙。
但是,这一世他不可能让妙妙再去东海,否则定会入了天道的罗网之中。
此时,屋内传来声音。
“那个苏…齐墨…把纸放回去,快回来吃饭了。”
妙妙端着晚餐已经上桌了。
夏极应了声,便是返回了,他前因后果心底清楚的很,便也什么都不问。
姐弟俩安静地吃着晚餐。
晚餐后,妙妙又在修行剑术,这些日子,她所接触的都是最高明的剑道…居高俯瞰,原本的境界和困难都是不值一提了,她自是进步极快。
夏极则是在思索“运用八卦聚灵阵”的时间和地点,他施展这等阵法自然需要护阵之人。
而护阵之人理论上最好的人选应该是妙妙。
但妙妙还没成长起来。
至于院长,固然也是选择,但是他并不想让一个人知道他太多的秘密。
若是有其他选择,他便不会选择欧阳穆。

没多久。
深夜便是降临了。
妙妙一直趴在窗前,不时地就小心翼翼地推开点窗缝,想看看那位前辈究竟是什么模样。
月光里,秋风掠过,吹得那石下纸页哗哗作响。
但等了很久,始终没人来。
午夜已至。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月上中天。
妙妙打了个哈欠,还在坚持不懈地“偷窥”。
冷辉之中,一道紫色身影踏月而至,若一片羽毛般落在了庭院前。
月色里,显出婀娜颀长的身影,一双长腿踏着银白长靴,而腰间则是悬着一把正轻轻荡着的长剑。
紫辰雪查看了一下纸页,发现那位破解了“天之九”的剑修并没有给出回应。
她神识再扫了扫四周,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奇特的人。
这位东海剑仙神色冷了冷,直接出声道:“身为一名强大的剑修,竟然避而不见,鬼鬼祟祟算什么?”
声音散出,融于风中,却没人回应。
紫辰雪再等了会儿,依然只听得风声、树叶声。
大罗金仙之封神传
如果是一般人,说不定现在就直接离开了,但这位毕竟不是一般人,而是充满了个性的剑仙。
紫辰雪决定等到那人来。
毕竟,那神秘剑修也是看中了妙妙的天赋,否则怎么会和自己争夺弟子?
他总不可能把徒弟丢就在这儿吧?
紫辰雪思绪既定,决定守株待兔。

从那一天起,这位东海剑仙就与姐弟俩开始了“同居”生活。
只不过,她没地方睡就是了。
但这显然不是什么大问题,紫辰雪只是取了个蒲团,在月色里闭目打坐就算是休息了,
而如果想要躺着了,只要丢一根绳子悬在两个房梁之间,
然后她轻轻跃上,荡秋千般的躺在那绳索上,也能睡得安稳。
至于沐浴更衣。
仙女需要沐浴更衣吗?
仙女就不会脏……
紫辰雪很强大,她已经可以动用神通直接清除体表尘埃,而躯体的超凡,使得她已如玉石一般再不会产生什么污垢了。
紫辰雪的到来,最大的好处就是改善了姐弟俩的伙食。
毕竟,她储物空间里藏了不少异兽的肉,时不时就切两斤给妙妙。
在经过了最初的相处后,妙妙便也不客气了,
紫辰雪给肉,她就取了肉切丝剁糜,用以炒菜…
于是,白天妙妙忙家务,修行剑法,
夏极则是去往苍云山的阵道宫,
而紫辰雪盘膝坐着。
也许这世上只有两件事能让紫辰雪起身了…
那就是吃中饭和吃晚饭的时候。
这些时候通常都伴随着夏极的回来。
一来二去,紫辰雪和夏极也算认识了。
但也许是因为东海天剑一脉从来都是传女不传男、且一脉单传的缘故,这位剑仙的交际能力并不怎么样,倒是夏极会时不时逗她两句。
毕竟,在夏极眼里,无论剑仙,还是院长,其实都只是孩子。
他站的位置极高,看着人间的一切人和事。
所以,这位紫辰雪虽说是剑仙,但在他眼里某种程度上还没有妙妙大…顶多就是个活了百来年的小家伙吧。
夏极这种很随意的态度让紫辰雪莫名地讶然。
这人间的凡夫俗子知道她是剑仙之后,只会有三种反应。
第一是讨好。
第二是恭敬。
第三是故弄玄虚。
但无论是三者之中的哪一个,其实都是想求些机缘。
但这位凭什么对自己这么随意?
比师父对自己还随意?
最关键的是,自己居然不讨厌这种随意,甚至觉得理所当然,就该这样?
为什么?
天剑一脉的要内直觉更是加强了紫辰雪的这种感受。
然后…
紫辰雪开始对除了妙妙、指点妙妙的神秘人之外的第三个人感兴趣了。
她特别想弄明白为什么夏极会给她这种感受。
后宫:幽月乱花 锦言妙鱼
当一个女人对某个人或者某个事产生兴趣的时候,那么她就会化身成一只猫。
若是不弄清楚答案,便是睡不着的。
而若是这个人或者这个事足够的有趣,那么女人就会痴迷其中,难以自拔。
紫辰雪终究不是没成长起来的妙妙,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随着时间的过去,她对夏极“难以自拔”了。
因为…这个男人太神秘了。
他身上似乎有数不清的秘密。
不,
与其说是秘密,不如说他这个人本身就是个秘密。
紫辰雪从没见过这种人。
既然,守株不曾待到兔子,那位剑修没有来,紫辰雪就决定不再傻等,而是要做些事。
而既然妙妙已经有了老师,她也不好再指点…
如此,紫辰雪便是盯上了夏极。
虽说天剑一脉传女不传男,但她不传夏极“天剑一脉”的剑法不就好了嘛。
她当了近百年的学生了,难得出山要做老师,结果还没做出。
那么,就收下这个神秘的少年,先过一过做老师的瘾,顺便再慢慢等那位神秘剑修。

这一天早晨,
紫辰雪趁着妙妙外出,便是决定赐予这少年机缘。
娇柔的声音在空室内响起。
“齐墨,你可愿拜我为师?”
夏极瞥了她一眼,无悲无喜道:“我是听雪学院的学子,不可再拜其他门派。”
壹紙婚書枕上歡 水煮片片魚
紫辰雪道:“我并不是让你转投其他门派,所以并无关系。”
夏极看着这紫衣剑仙,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隐约对这位剑仙有着力量评估——应该是到神通境了。
只不过,因为天地的缘故,这冥古时代的神通境应该比千万年之后的要强上许多,中间跨度也很大。
大宋御赐侦探
紫辰雪好奇地看着他的眸子。
那是干净、清爽、甚至连不卑不亢都没有的、完全平视着她的眸子。
夏极忽然道:“那白仙子可愿意先帮我一个小忙?”
紫辰雪有些生气了,给了机缘你不要,还要我帮忙?
夏极坦言道:“我在听雪书院有一机缘,院长答应予我八卦聚灵阵…
这些天,我已经探查过苍云山,寻找到了安阵之地。
但是,我缺一个守阵之人,白仙子若能帮我守阵,我定让仙子如愿。”
如愿?
紫辰雪冷冷地吐了吐舌头。
她一吐舌头,就看到对面少年微笑着看着她。
紫辰雪顿时更加恼怒了,只觉得自己的小脾气竟然被眼前这少年看到了,可是说嘲笑却又不是…
因为,少年的目光有着几分和蔼可亲的感觉,好似一个阅尽世事、看惯春秋的智者在看着她。
白辰雪要疯了。
见鬼。
什么和蔼可亲啊?
为什么有这见鬼的感觉?
她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情。
但心底对这少年的好奇更加膨胀了。
她想了想,护阵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聚灵阵虽然强大,但却只能动用一次,且动用阵法聚灵之人并不能控制阵法的停止。
通常来说,聚灵阵阵心之人一旦停止吸取灵气,阵法便会自动结束。
所以,一个连血劲都没有掌握的少年动用聚灵阵,完全就是奢侈。
紫辰雪心底暗暗道了声:
“最多便是用聚灵阵,生出些真气罢了,护阵便护阵,时间也不会太久就是了。
何况,如此一来,也可以借此机会,多观察观察他。”
想到这里,
紫辰雪应了声:“好,我帮你护阵。
但是,你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夏极温和道:“事成之后,我定让仙子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