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2855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戀戰新夢笔趣-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重逢鑒賞-pqq4u

戀戰新夢
小說推薦戀戰新夢
“汪!!汪汪!!”
“我去~”
进门后第一个迎过来的是一个硕大的身影,压在颜煌身上,还舔着他的脸。
阿拉斯猪这次真成猪了。保守估计120斤肯定有。
妖皇 空城假戲
至于二哈和萨摩耶也都围过来转。
颜煌坐起揽着阿拉斯猪:“长这么大?”
朱团跟着进来关门,薛双欣慰如同老母亲一般的目光:“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的。”
看着颜煌:“好久不见……”
“我不是来看你。”
颜煌扶着阿拉斯猪要站起:“给自己加那么多戏干什么?”
对着朱团:“带她出去玩会。”
薛双深吸口气,拿起外套包包朝门口走,路过颜煌的时候把刚要站起的颜煌推倒:“德行~”
说完开门出去,朱团笑着也跟着。
屋内就两个人,三只狗。
苝京嬴雪白的住处,除了狗叫就只剩下安静了。
颜煌朝着主卧走去,这么大动静还没出来?轻轻推开门,果然,侧躺在床上,穿着便装睡着。
颜煌看得入神,嘴角弯起。有多久,没亲眼看到了。
将几只狗关在门外,颜煌走过去蹲在她面前,看着睡颜,颜煌愣住。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比上一次见她的时候,更漂亮更美,也更有气质了。
或许真的是吧,人气的提高气场气势也不一样了。
手指慢慢抬起划过她脸颊,鼻梁还有嘴唇。
咕哝一声,嬴雪白醒了,眨着漂亮的大眼睛,看到眼前颜煌愣住,翻身又要睡。
颜煌失笑,随即就见嬴雪白突然又转过身:“你……你来了?!”
疑问句。
颜煌开口:“不然你以为做梦呢?”
好久不见的不自然是一定有的,在嬴雪白身上,不在颜煌这。他会和谁有什么不自然?尤其对方还是他姐。
“你怎么来了?”
嬴雪白坐起,揉着眼睛。颜煌随手把床边的水递过去,嬴雪白咕咚咕咚喝了一口,呼出一口气放在一边。颜煌接过放在桌上:“还不错啊。胃口至少是好的。”
嬴雪白略微有些憔悴,笑了笑:“喝水和胃口有什么关系?”
颜煌皱眉:“没吃饭啊?”
起身开口:“我让朱团叫外卖。”
嬴雪白抬起手,不过最终放下没拦着。
穿越到花千骨
出去交代一下,颜煌重新回来,坐在不远处看着嬴雪白:“当初给你买成峰娱乐的股份就是不想你走他们安排的路。结果你不但走了公司安排的路,还走了忆姐的黑红路线?过瘾吗?”
嬴雪白咬着嘴唇,看着颜煌:“你以为我想?你自己不也是凭借那部戏获奖了?”
颜煌点头:“姐我不想打击你……”
“那就别打击了。”
嬴雪白无力笑着挥手:“就不差你一个了。歇会吧。”
看着颜煌:“你不是在美国吗?”
颜煌没回应,过去躺在床上。
“你干什么?”
嬴雪白让了一下,颜煌拉着她抱着靠在肩膀:“来吧。对你而言全世界最坚实可靠的臂膀就在眼前。靠过来。”
“呵~”
嬴雪白笑了一声,没再动。
颜煌轻轻拍着她的背:“知道是谁干的吗?”
嬴雪白大眼睛惊讶看着他:“什么谁干的?不就是奖项包圆公众有非议?”
颜煌开口:“那你事先不知道会包圆?”
嬴雪白无奈:“我以为最多一个,谁知道两个都给我了。那我怎么办?还能拒领吗?”
颜煌恩了一声,拿出手机拨打,没多久接通,是赵菊。
“喂?赵菊?”
“颜煌啊。怎么了?”
嬴雪白下意识要拦着他,颜煌怎么会理?
你敢天長,我必地久
“金雕奖主办方是谁?他们是故意给我姐颁奖包圆陷害她?”
軍梟,辣寵冷 醉漪如軒原子
“喂!”
嬴雪白捶他一下。
赵菊一顿,笑着开口:“小嬴在旁边?你有多久没见她了?”
颜煌开口:“赵菊多久没见你儿子了?还在韩国浪呢。”
赵菊无奈:“你还说?过年时候你说你管,现在又快年底了,你不管不说还直接踢出公司?”
女叩仙門 電器殺手
颜煌示意:“你儿子我真管不了。不过我姐的事你管不管?”
“你别说了~”
嬴雪白要抢电话,颜煌背身不给,任由她撕扯。
青樓娛樂指南
赵菊犹豫:“这个好像不是官方给予艺人什么打压吧?你是不是方向找错了?”
颜煌开口:“两个重要奖项给一个人?以前有过吗?”
赵菊笑:“有啊。胡戈嘛。”
颜煌一愣,回身看着嬴雪白,嬴雪白瞪他一眼。
颜煌想了想,开口道:“好,我知道了。”
赵菊叫住颜煌:“赵阳是任性,但比以前有正事多了。你既然管了就管到底。”
颜煌笑:“好。我管到底,反正最近我也没什么事。”
又聊了几句挂断,颜煌看着嬴雪白思索:“还真不是电视台?”
“你有病?”
嬴雪白打他:“电视台用打压我一个艺人?”
颜煌点头:“那就是说,不是电视台。还是你的对家?”
看着嬴雪白:“得奖之前你和郑柠联系过吗?”
嬴雪白惊讶:“你怀疑郑总?”
颜煌开口:“我谁都怀疑。我就是不信是公众自发的。或者就算有,没人带节奏也不可能全网黑。这毕竟也不算是什么绯闻丑闻。怎么能引起这么大共鸣和反响?尤其之前你口碑人气还都那么好。”
極品元素邪神
嬴雪白眨眨眼,半响低头:“不管了。懒得想,已经发生了就这样吧。”
颜煌轻笑:“我还以为你不在乎呢,最多就郁闷点呗。”
嬴雪白嘀咕:“我也就是个普通人,承受这么大的舆论压力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武霸乾坤
颜煌开口:“我完全可以啊。我和你一个国加对抗我也没怂啊。现在他们怂了。”
嬴雪白抿起嘴角,揪着他耳朵:“是啊。谁能比上你?”
支着身子看着他:“给你厉害的。不理我之后没人管了,都敢和一个国加对抗了?真厉害。”
颜煌抱着她:“所以这点事算什么啊?”
踹開王爺:妻綱你守了麽 桃貓妖嬈
询问嬴雪白:“怎么?工作都停了?”
嬴雪白恩了一声:“暂时先歇一歇……”
颜煌开口:“好像枕上书要进组没法进?”
嬴雪白抬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颜煌没说话,敲门声响起,去开门问了一句:“谁?”
应该不是朱团和薛双,薛双有钥匙。
“外卖!”
一个甜腻的声音响起。
颜煌嗤笑,外卖能送到家,你当这小区没门禁呢?
还是开门了,然后一个身影拎着外卖进来。
武界神刀 大荒散人
不用说了,是童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