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白首妖師 黑山老鬼-第四百二十八章 一筐拜貼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白首妖师
对方夫人说的一切,方寸都只好笑着应下。
如今自己成就元婴,肉身圆满,自是一点赘肉也无。
这是一种最为趋近于极限的肉身,但在方夫人眼里,却是属于瘦了的。
这边给方寸投完了食,那边又给小狐狸夹了一根鸡腿,口中却是训着:“小灵儿也是,现在都是大姑娘了,换成别人家的都开始提亲了,我也不知道你们这些什么年龄段合适,但怎么越看你越像个小姑娘呢?但毕竟年龄大了,读的书也多了,要懂得扎裹自己懂不懂,以后不能随便再将尾巴露出来了,多读书,少练武,那花园里假山好好的,你搬它做啥?”
“万一手上磨的全是茧子,姑娘家家的,多不好?”
“……”
小狐狸老老实实的,一边吃包子一边偷眼看着方夫人笑。
而这边方夫人霸占了两个,方老爷子插不进手里,自己吃着很是无聊,就开始逗一边大早上啃酱肘子的夜婴,先是夹了一根萝卜丝,往夜婴脑袋上面轻轻的这么一丢……
“哇……”
夜婴抬头,一口就吞了下去。
免費 小說 全文 閱讀 推薦
方老爷子大乐,又夹了颗花生米,轻轻的一扔。
夜婴“哇”的一声抬头,一口吞了下去。
方老爷子开心了,剥了一颗鸡蛋,趁他不注意,猛得一扔。
夜婴一口咬住,翻个白眼,就吞下去了。
然后方老爷子夹起包子,来了一个连环击。
夜婴头也不抬,便全都给他化解。
方老爷子不甘心,将那个足有脑袋大的特大号包子端了起来……
夜婴眼睛发亮,提前张大了嘴。
“啪”
方夫人气得一摔筷子:“干什么呢?”
方老爷子与夜婴顿时都偃旗息鼓,一个若无其事放下了包子,一个低头继续对付肘子。
“瞅瞅,这才是一家之主的风范啊……”
方寸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始一筷子一个,吃起了面前堆成小山的包子。
如今他吃饭,却也只是为了陪伴双亲。
修为到了这等境界,对食物的需求,便已大幅度减少,甚至可以杜绝,就连享用美食的欲望,也会随之降低,因为对美食的需求,无非便是进食的渴望与味觉虚构出来的幻象,当成就元婴,对自己的神魂有了极大的掌控之后,这种幻象,便也自然就开始变得无趣……
这就像是挠痒痒,确实很舒服。
但若一个人根本就不会痒,却硬要将自己变得痒了,再去挠,便只算一种怪癖了。
而这种变化,还只是因为方寸到了元婴巅峰。
他还没有踏出那一步。
如果真的踏出了,方寸也会好奇,自己的欲望,会变成什么样子。
当然了,一般的炼气士,也不会有方寸这种深切的感受,因为他们的修为,都是一步一步,缓慢提升的,而他们的变化,便也是慢慢出现的,很少有类似于方寸这样,是在积累够了之后,突然高飞,然后便在短时间内,感受到了这种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变化……
……
……
吃完饭后,方寸先送二老离开,然后才缓缓起身,出了花厅。
老黄管家一早便在外面等着了,手里抱着一托盘的拜帖,堆得像是小山一样高。
一般来说,他只会等在这里,看方寸的眼神。
方寸若是不愿理会,那就直接将这些拜帖统统拿去烧了,大门紧闭。
方寸若是感兴趣,才会过来简单回报一下都是谁寄来的拜帖,然后再拿去烧了。
不过基本上,方寸都是不怎么理会的。
他知道拜帖是从哪里来的……
……
……
这一次他回柳湖,只带了小狐狸与夜婴回来,而孟知雪、鹤真章、雨青离、梦晴儿等人,则还是留在了朝歌求学,能够进入老经院,成为记名弟子,甚至有希望通过与几位座师的私人交情,成为老经院真正的弟子,这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是下辈子也不敢想的造化……
而且随着方寸之前在朝歌扬名,如今对他们感兴趣的也极多,不仅是老经院,就连其他的三山三院,也都在表露了种种暗示,简单来说,只要他们几个答应,进去了便是正式弟子。
而这些同窗既然没有回来,那么递拜帖的人自然不会是他们。
棄婦 醫 女
更何况,这些人混得熟了,来方府时,本来也不递贴子。
这一次方寸停住了脚步,道:“都有谁的?”
老黄管家忙道:“鼋城来的有三十六道……”
方寸道:“不必看了!”
老黄管家明白,便将一叠子放在了筐里,这是打算拿去烧了的。
此前方寸在朝歌立下大功,又没有多逗留,直接回到了鼋国,而恰逢此时,乃是鼋城与龙城之间,暗流汹涌,针锋相对之时,这天下人自然便有无数人猜测,方寸急着回来,乃是为了帮着鼋城对付龙城,而在鼋城,也有无数识得与不识得的人,纷纷赶来邀约,求计。
如今的柳湖城,各路高人多了简直十倍,把书院院主与城守都吓得一日三惊,以前他们在这地界,那就是天,说一不二,最多只有方家这一门祖宗,可如今,那随便到街上走走,便可以遇到无数能做自家祖宗的人,这使得他们心里别扭至极,甚至都不大爱出门了……
老黄管家又看了一会,道:“清江郡来的有四五十道……”
方寸道:“不必看了。”
老黄管家便又将厚厚一摞,扔进了一边的筐里。
清江郡与鼋城差不多,属于低配版的鼋城,而鼋城若是出事,清江郡也要出人出力,压力倍增,如今特别希望面子最大的方二先生可以回到清江主持大局,帮他们说说话。
“然后便是朝歌来的,唔,倒有不少以前常谴人过来的老大人……”
“不必看了!”
“那类似的便不说了,还有一些,倒是以前与方家有过合作的小东家……”
“……”
听得老黄管家说到这里,方寸倒是一怔:“小东家?”
老黄管家忙点头,脸上露出了鄙夷之色,道:“不错,当年大公子没了,他们便都拼了命的想与咱方家摆清关系,此后数年,一直再没半点动静,没成想,如今也不知听了什么风,居然都削尖了脑袋回来,现在大小的掌柜与商号老板,一直都在外面排着队等呢……”
方寸等到这里,也不由得笑了。
他自然也记得兄长刚刚去世,这些小东家们便在兄长下葬的当天,跑到方家来谈判的场景,固然当时自己能够保住方家的一些商脉,但为了少生事端,还是将他们都放了出去,此后,无论是自己进书院,还是入郡宗,虽然也薄有声名,但这些人也一直观望,没有回来。
却不成想,这一次自己从朝歌归来,他们倒是上门了。
莫非他们是觉得自己在朝歌成了名,于是方家便已经和以前一样了?
看样子,以他们的地位与眼力,还不知道自己的自己,反而恰恰是最危险的时候。
“把他们的名字抄录下来,回头给小青灵好了。”
方寸也未多说,只是笑着说了一句。
如今这些给方家送钱的回来了,但奈何方家已经不需要他们的钱了。
在鼋城,属于方家的财富,已经达到了一种惊人的程度,到现在还没完全想好怎么花。
不过,既有巨鳄在手,那随便吞两只小虾米,也无可厚非了。
……
……
老黄管家一应帖子,尽数厘明白了,便准备抱了筐去生火,临到走时,却又忽然一怔,转头向方寸道:“还有个笑话,如今想来拜会公子的人,不知有多少,但都规规矩矩的在外面等着,偏有两个老头,昨天晚上居然想翻墙进来,呶,就是种冬瓜的那堵墙,结果被邻居喝破,栽了下来,家丁一起赶了过去,好一顿打,如今正等着聂掌令过来捉人呢……”
“好笑的是,他们还非说自己是公子的同泽呢……”
“……”
方寸并不在意的笑了笑,忽然感觉不对,忙道:“他们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