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上邪亂 慕璃笙-第九十八章 你是唯一的例外相伴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上邪乱
“你有没有一点王爷的样子……”岑乐瑾轻喝道。
“在你面前,我不需要有什么样子。”
南歌眉梢一抬,盯上面红耳赤的小媳妇,嘴角弧度不自觉地上扬。
“能不能好好吃饭?”岑乐瑾知道他在偷看自己,才被他亲了一大口,才从虎口下逃脱,可不想再回去被蹂躏了。
“噗~瑾儿如果不想的话,我不勉强就是。”
南歌一边自罚好几杯,一边不停往岑乐瑾碗里夹菜。
没一会儿,房中传来两人的日常拌嘴:你喂猪呢!
“嗯……你饿,多吃一点。”南歌第一个字说的极为小声,生怕她听去直接掀桌子翻脸不认人。
“你怎么不吃?把我喂成球,是不是很得意?”
“撑死的总好过饿死的。”南歌淡淡答道,手里的筷子丝毫没有减少份量的意思,一次又一次继续投喂岑乐瑾。
不出所料,说发火就绝不忍气的人“哐啷”摔碗以示不满。
“闹够了没有?”
南歌倒是极为镇定,脸上表情冷漠,不冷不热地捡起地上的瓷渣滓,扔到一旁。
“我闹?你有没有搞错,是你—”
岑乐瑾话还没说完,南歌直接点穴将她摁在原地。
“自己不愿意动手没什么,我亲自来。”
说罢,南歌端起自己的碗,拿起吃过的筷子,舀一碗热气腾腾的鱼汤,放在嘴巴吹吹热气,轻轻地塞到她的嘴巴里。
岑乐瑾对他翻个史诗级的白眼,都快赶上鱼肚白了。
“不吃的话,我有的是法子。”南歌自顾自地说道,自己咕噜喝了一口含着,托起她脸颊,凑近她的唇,慢慢地浇灌在她喉咙。
岑乐瑾第一次觉得接吻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乖乖把饭吃了,接下来我要告诉你很多事情。”南歌疑似在同岑乐瑾商量,但是手里的动作完全就是强买强卖的意思。
岑乐瑾气鼓鼓的腮帮子,憋得通红,却又不能言语,只能通过不断翻白眼对他宣泄不满。
“瑾儿,你太瘦了,要多吃点。”
这话听得还算暖心,岑乐瑾波澜起伏的心情算是暂时稳定了下来。
“但是,你想要的孩子,这辈子都很难。我希望你能真正理解,也能试着接受。”
岑乐瑾感到就像在空中腾云驾雾一样,跌跌撞撞,迷失了方向。
她觉得这话听上去怎么那么像是自己的问题而不是他所说的那样。
无法生育,对一个女子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岑乐瑾眨巴着眼睛看向南歌,他的眼神始终在闪躲着什么。
岑乐瑾不免有些担心:如果是因为自己他会不会很被动,如果是因为自己头会不会很为难,或者本来他们就不该在一起的。
岑北渊多多少少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帮凶,要如何洗清父辈们的冤孽,的确是横在她和他之间最难以逾越的一道鸿沟。
“林娢音活不过年底。”南歌突然换了个话题,猝不及防地提到这个讳莫如深的名字。
岑乐瑾莫名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除了震惊,更多的是恐惧。
“别怕,我赵玄胤谈不上什么绝世高手,但保护你还是绰绰有余。”南歌怜爱地看着楚楚可怜的岑乐瑾,心中不觉浮起了难掩的愧疚。
要是知道会对她一往情深,他宁可自己种九莲妖也不会对她下手。
只因为她身上的气味……
岑乐瑾心道:你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吹牛死要面子摆大男子主义……
“其实—我猜到夜萤蛊在你身上,那日请燕王把脉,已经确认了。”
岑乐瑾睁大眼睛一脸不相信,夜萤蛊?沈清荷交付她的时候可没这么说,不就是普通的蛊虫吗。
再说,这要是夜萤蛊,那么她这九莲妖也忒冤屈吧。
“呃…其实我 ……瑾儿,对不起。”南歌神神叨叨地念着,没忘给她解开哑穴。
“因为九莲妖,我不能有孩子了?”
岑乐瑾看上去年少无知,遇事冲动,实则心思细腻,必定计划周全才会采取主动。
今天要不是南歌自己说漏嘴,岑乐瑾断然想不到这一层面。
南歌略有迟疑,不知究竟哪一句话叫她发现了破绽。
“你犹豫,就是默认了。”岑乐瑾一下子释怀了。
既是他亲手剥夺了她成为母亲的权力,那么自然也就活该他不能有香火可以延续。
“南歌,我只有一个要求。”
“你说,”南歌刹那间些许彷徨,不知岑乐瑾以怎样的方式去惩罚自己。
“不可以,和别的女人有露水姻缘。”她说的算是隐晦,却又没有多少把握他当真能履行诺言。
“瑾儿,你是唯一的例外。”南歌猛地拉过岑乐瑾,搂着她窄小的肩膀,好像抱着全世界的温柔。
“南歌,我能不能问你句心里话?”
她被他搂着的时候,不自觉的各种问题涌上去。
“嗯……”
这时候的赵玄胤脾气乖秉,适合抚琴奏曲一舞惊鸿。
“你是现在只喜欢我,还是曾经只喜欢我?又或是不只喜欢我一个?”
弯弯绕绕的问题南歌只听懂了第一句,遂深情额头一吻,轻声道:我说了,你是我的唯一。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哪怕江水枯竭、石头腐烂,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
“那你能不能和我好好说一下林娢音的事情?”岑乐瑾仍旧按耐不住女子的好奇心,对丈夫身边出现的每一位女子都是充满了求知欲。
何况,还是明媒正娶是王府侧妃。
“瑾儿,花前月下,你真的想听她的故事?”
南歌不认为岑乐瑾会有这么多耐心从很多年前讲起的老掉牙经过,而后岑乐瑾缓缓道:那就,柳青青吧。她以前迷恋你,程度比笙哥哥还要厉害吗?
南歌身边的第二个女子,岑乐瑾当然不肯放过挖底料。
“不如,说说你小姨吧。”
无论是柳青青还是林娢音,都和南歌的政治生涯紧紧挂钩。
唯独覃芸,是在血亲上。和岑乐瑾最为亲近的人。
“我小姨?”
岑乐瑾压根儿都不知道母亲覃芊是家中的长女,还有个妹妹唤作阿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