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全職藝術家 起點-第四百九十章 楚狂的對手是他自己鑒賞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全职艺术家
林渊没有再怎么关注节目。
第二战队节目播出的大半个月里,他要么在写小说,要么在片场看戏。
中间有一场戏,他还偷偷给简易用了演技药水。
因为那场戏是蜘蛛侠叔叔死掉,蜘蛛侠后悔自己没有制止暴徒,内心极度的懊悔和痛苦的戏码,不仅仅要去演员声泪俱下,而且情绪必须要给到准确。
很难演。
简易已经演的可圈可点了,但林渊觉得那场戏还应该更打动人一点,所以才偷偷给对方开了个演技挂。
演完之后。
简易在林渊的旁边小声惊呼:“我好像突破了,刚刚那场戏,是我学习表演以来最炸的一场!”
林渊:“……”
说突破似乎也没什么问题,系统这演技药水的存在,确实是对现有科技的重大突破。
但神奇的是……
接下来简易的表演,似乎真的有所进步了,哪怕林渊没有给对方用演技药水,对方也能很好的诠释好角色。
这就有点意思了。
当初贺胜书也出现过类的情况,林渊都忍不住问系统了:“演技药水确定是一次性而不是对表演有永久加成?”
“确定。”
系统回答:“但相比起科技来说,人类的自信心所能提供的力量才是最强的。”
林渊点点头。
简易这是演出自信了。
大概和简易进组的特殊情况有关。
简易老觉得自己是靠着林渊走后门进组的,而且一个小新人直接空降主角,所以内心是有些谨小慎微的,这种紧张和自卑对他来说是很大的压力。
压力固然可以转化为动力。
但压力超过一定限度却不是好事儿。
他现在需要自信,而林渊偷偷使用的演技药水,恰恰给简易提供了这种自信,人一旦自信起来,精神面貌也是完全不同的。
此外。
对林渊来说还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蜘蛛侠》快拍完了,绿幕部分之后大多是一些外景戏,这部分内容并不算多。
进度还是非常不错的。
编剧核心制外加提前设定好的镜头让整个剧组的拍摄好像一个流水线,每个人只要做好自己的分工就能让工作顺利进行。
不过也就是商业片能这么搞。
那些文艺片拍摄,比这玩意儿困难多了。
另一边。
林渊虽然没有怎么看第二战队的比赛情况,但家人却是这个节目的死忠粉。
林萱动辄就和大瑶瑶讨论:
“你哥哥这后宫太有意思了!”
“我总感觉几条鱼在后台会打起来。”
“薅头发那种?”
“男的不薅头发,他们会武功。”
“闪电五连鞭吗?”
“……”
可见羡鱼的后宫争宠,确实给观众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没有了兰陵王,节目也可以精彩依旧!
林萱甚至撺掇林渊:“要不你真去上节目得了,都想听你点评呢。”
林渊:“……”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我确实上了节目,而且我确实是每期都在点评,但我每期点评完都被喷。
……
三月底。
第二战队的录制终于结束了。
让大家快乐了一个月的“羡鱼后宫争宠”的画面,也总算是告一段落。
最终成型的战队里,三条鱼全部晋级!
巧合的是……
就在这一天,林渊也刚好完成了《血字研究》的创作。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不能说完全的抄,这次还是有自我创作部分的,因为《血字研究》的时代背景是地球战乱时期的西方。
这种时代背景在福尔摩斯系列故事中占据了很大的比重。
那些围绕战乱展开的推理剧情,林渊处理起来很麻烦,他不得不编排符合蓝星时代的背景,就和之前写波洛探案集一样。
得润色,得加工。
好在蓝星在秦王朝覆灭,转为当下这种政权的时候,也是有过一些战乱的。
那些战乱现在成了林渊最为依赖的背景借用。
他每次写到西方作品的时候,总会涉及到这类需要改编的部分,蓝星那个政权更迭的时代就成了他最大的灵感库。
当然。
在福尔摩斯的故事里,林渊偶尔也会提及波洛,算是缅怀那个已经死去的大侦探。
林渊不是死脑筋。
他很确定读者会喜欢这种情怀。
林渊现在不太确定的部分是,福尔摩斯的受欢迎程度,和波洛比会怎么样?
地球上是福尔摩斯先出的。
但蓝星却是波洛先走了一步。
先入为主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如果大家已经彻底爱上了波洛,会不会影响福尔摩斯在侦探界的地位?
林渊不知道。
所以林渊甚至不敢保证福尔摩斯系列的成绩可以比波洛系列还好。
交给读者评判吧。
彻底完成润色,又检查了一遍小说内容后,林渊准备把《血字研究》发出去。
彼时。
银蓝书库。
推理编辑部内。
主编曹得志正在和手下的编辑们讨论楚狂新书可能出现的情况。
会议室。
某个编辑道:“超越波洛是不可能了,波洛现在是公认的推理界第一大侦探,甚至有读者说应该给波洛建一个碑之类来缅怀这位大侦探,这种影响力太恐怖了,很难让人相信波洛竟然只是个虚拟人物。”
“没错。”
旁边的编辑感慨了一声:“福尔摩斯应该也是走大侦探路线,我觉得有波洛八成影响力就不错了。”
“八成?”
“那你太小看波洛了。”
“你要明白楚狂写波洛系列的时候,质量也是起伏不定的,东方快车谋杀案是波洛最巅峰的案子,其后的尼罗河惨案也相当不赖,但再看波洛的其他案件就很难达到同样的高度了,说明楚狂的能力也有极限。”
“况且……”
“作家的创作手法终归是殊途同归的,楚狂的这个福尔摩斯,大概很难摆脱波洛的影子吧,我现在就怕两个人物的雷同度太高。”
“……”
曹得志没说话。
其实他也有这种顾虑。
同样是大侦探,等楚狂的推理新书发布,读者会不断拿楚狂笔下这个的新侦探,和波洛进行对比。
但这对福尔摩斯来说太不公平了。
波洛的影响力摆在那,福尔摩斯得多优秀,才能与之相提并论?
况且……
连续写了这么多推理故事,同样出自楚狂之手的这个大侦探福尔摩斯,怎么可能完全摆脱波洛模式?
就好像《鬼吹灯》已经很成功了。
那楚狂要写出一部怎样的盗墓小说,才能和《鬼吹灯》相提并论,且两部作品不能雷同?
太难了!
这样想着。
曹得志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曹得志看了眼手机,面容一肃,轻声道:“楚狂的新书发来了。”
众人纷纷看向曹得志:“那个福尔摩斯?”
曹得志点点头。
福尔摩斯的对手,是波洛。
楚狂的对手……
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