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yb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地上道國笔趣-0443 有信號了?熱推-4lef2

地上道國
小說推薦地上道國
王允一开始对“走下去”三个字没什么概念。
等到董白大礼拜完起身,樊稠立刻赶了过来,低声说道,“都准备好了!”
嗯?
王允立刻敏感了。
这什么意思?
怎么就准备好了?
还不等他把耳朵竖起来,就听董白果断的说道,“好!你的人跟我一起走,断后的事情,让公明师弟来做。嗯?樊校尉意下如何。”
樊稠平时鲁莽,这种关键时刻,心思却细腻了。
他听出董白的话意,当即一脸肃然,生硬却坚定的说道,“都听渭阳君的!我们飞熊军永远是董家的飞熊军!”
王允的脸色变了,他连忙问道。
“渭阳君,你这是?”
蔡琰从后过来,为董白披上厚厚的皮毛大氅。
董白不理王允,反倒是扭头看向李肃。
“中郎将,你的意思呢?能不能成,全靠你了。”
李肃一脸苦色,却又不敢在这时候怠慢军心,只能说道,“末将才能有限,只能试试了。”
董白神色倒平淡,“没事的,当初师父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就是了。”
李肃闻言苦笑。
你这可是拿命赌啊!
洛阳之乱后,庾献的确带着董白和李肃,骗城夺兵,一口气重振声势。
可如今朝廷刚经过变乱,根本不敢松懈,正是如临大敌的时候。
李肃硬着头皮最后劝了一句,“徐荣、段煨、皇甫嵩三人都是沙场宿将,末将只能尽力而为。”
王允惊的腿都有些发软。
他看明白了,董白这是要鱼死网破啊!
萌寵嬌妻不要逃
正要极力反对,谁料董白却平静道,“我改主意了,以我现在说的计划为准。我们绕长安而走,去扶风郡。”
“扶风郡?”李肃脑海中迅速筛过刚才的情报,心头猛然闪过一个念头。
董白突然调整兵锋,莫非是为了……
會有驚鴻替倦鳥
正想着,董白已经斩钉截铁的说道,“不错,我要先去收回我的飞熊军!”
李肃没话说了。
董白有这决断,看来已经思虑良久。
只不过对手换成了李儒和飞熊军三校尉。
——这特么也不好打啊!
李肃目光一扫。
徐晃是董白的嫡系,樊稠也刚表过态要陪着轰轰烈烈一把,眼下只能看王允这货啥想法了。
他赶紧求助似的瞥了“威猛将军”王允一眼。
一枕貪歡:官少的小嬌妻 公子寞瀟
王允这会儿刚缓过神来。
见到李肃示意,都要急出汗来了。
“渭阳君三思、三思啊!那李儒智谋过人,又修有五色神光之术,一身本领高深莫测。”
“再加上董太师一死,李傕、郭汜、张济这三个丧家之犬,早就没了胆气。中郎将牛辅为太师报仇,攻打李儒时,那三人就装着糊涂,领兵把牛辅打的落花流水。”
王允瘦弱老迈的身体,几乎是双手张开,拦在董白面前。
“渭阳君一定要三思啊!”
董白这才看向自己这个师弟,微微一笑,“三思什么?等我去了,那几条恶犬,就该明白谁是他们的主人了。”
说完,董白再次看向李肃,“中郎将?”
李肃抬头,正看到董白那如同点漆的眼眸。
他心中一叹,出声应道,“末将遵命!”
千年修道
王允见事不可为,他心念乱闪,口中立刻说道,“好,下官这就回营点起兵马,随渭阳君出征。”
脚下慌乱一动,却听董白在后笑道。
“不必了,那些京兆兵有些麻烦,你刚才过来的时候,我就让人去接管了。那些京兆兵之前没什么准备,动身要晚一点,你就别跟着浪费时间了。”
王允听了如遭雷击。
这连最后垂死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了!
董白一番连消带打,王允的“长安子午两开花”计划算是彻底破灭了。
一想到这里,王允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淺淺心事,賦予情深 西暖
这马上就入冬了。
错过下半年,那可就是明年了。
政治站队晚了一年,他的仕途就差不多玩完了。
等到众人各怀心思领命而去,董白脸上的表情慢慢消失,变得平淡。
……
就在子午谷的另一端,一行人正加快脚步赶路。
张松胯下夹着小素云旗的旗杆,像是骑着一辆控制不好速度的摩托车,漂在半空中,一顿一顿的在前引路,
女扮男裝惑冷王
星妖师的人身耐不得久耗,索性现出原型,化作一只灰色的巨蛇,在山谷间快速游走。
其他人虽未使用什么特殊手段,但是速度都不慢。
就这样又行了些日子,漂在空中引路的张松忽然手搭凉棚向前望去,接着小素云旗“嗖”的放开速度,带着他向远方而去。
巴山鬼王皱眉看了一眼,又瞧了瞧庾献。
“不会出什么事吧?”
庾献淡定摇头,“放心,要是有什么危险,他早跑了。”
巴山鬼王深以为然。
这些日子的相处,大家和张松接触的不少,对这个墙头草都有些了解。
果然,没多长时间,张松一脸古怪的飞了回来,看着庾献说道,“国师,前面又有一座你的法坛。”
众人闻言,都古怪的瞧了庾献一眼。
人性村莊 君梅南
庾献皱紧了眉头。
这是干嘛呢。
初遇到时,庾献还觉得有些新奇,再次遇到,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若是他想的那些人,为何要连续为自己修造法坛?
巴山鬼王察觉到庾献的不安,主动问道,“你怎么看?”
庾献沉思了一会儿,对众人说道,“你们现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和鬼王去前面探一探。”
巴山鬼王也觉得这件事有些古怪,对此并无异议。
庾献和巴山鬼王一起紧赶慢赶,赶到了子午谷出口的地方。
果然,见一座用碎石夯土筑成的法坛。法坛上以木为碑,刻着庾献的名讳。台阶上,以鲜血刻画着一些纹路。
中央是熄灭的灰烬,以及一些烧焦的动物骨头。
巴山鬼王仔细看了一番,说道,“看样子和之前一样。”
庾献这次倒是多了些想法。
上次是遇到自己的留字,这次却是刻意修造的法坛。
如此一来的话。
庾献左右看看,比着方位,估摸了一下。
接着用手中的剑劈开法坛上的一处覆土,隐约露出一卷天青色的绸缎。
庾献用剑尖挑起一看,上面本该写着祷词的地方却空无一字。
庾献越发不解。
正在这时,他忽然心有所感。
庾献从袖中摸出那枚用惯的虎符,就见上面的杀伐之力微弱的增加了一丝。
嗯?
这枚虎符一直被用来存储从郭巨佬那里偷来的海量杀伐之力,不过本源上,却是对应的徐晃的道兵。
这是……有徐晃的信号了?